↓☆谢谢你来看我☆↓
|谜鹅||贾尼||白粉||毒埃| |Obikin||DW||HP||LOTR||小白领||冷门爱好者||
☆男神开花☆

【哥谭/Gotham】【谜鹅】Can beauty come out of ashes(Part3)

Part2


3. 死亡与幻觉

“前幕僚长Edward Nygma的葬礼于今日下午举行,令人意外的是市长并未出席,有传闻称二人关系暧昧,但市长并未正面回应此事。幕僚长系在与红头罩帮残余势力爆发的冲突中不幸身亡……”

电视上正在播放有关葬礼的消息,Edward的大幅黑白照片在荧幕上闪动着,那是他刚刚就任幕僚长时拍的,西装笔挺,意气风发,Oswald一直很喜欢这张照片,但谁能想到它会被用在这种场合?紧随着葬礼的报道之后,是各界人士对于市长缺席的种种猜测,很显然,人们对于“幕僚长死亡真相”的兴趣远远不如“市长与幕僚长是否陷入恋情”来得更强烈。

Oswald端着酒杯盯着电视看了一会儿,主持人正煞有介事地分析着二人的关系,并找来曾在市长官邸工作过的不知名路人ABC证实,最终神秘兮兮地得出结论:市长不敢出席葬礼,只因幕僚长之死系情杀。

这种哗众取宠的言论令Oswald几乎把白眼翻出天花板,并在心里暗暗将这个人计入死亡名单。的确,他没有浪费时间去参加葬礼,虽然这么说有点儿无情,但在他的时间线里,Edward并未真正“死去”。在他清醒过来并弄清楚这条时间线发生了什么之后,发现这与他想要的结果相去甚远,但是他不敢再轻率冒险,他需要一个更加周祥的计划。

回到书房,宽大的红木书桌被摊开的数十张旧报纸覆盖,一旁立着的白板上,层层叠叠地贴满了剪报。Oswald把每次修改过去的回忆,都仔细列在了上面,然后用不同颜色的线条和注释填满了白板的空隙。这是他费时一天完成的工作,看起来像一张不太成功的街头涂鸦,但勉强能用。如果Edward在的话,他或许会画的更简洁易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有些线条被反复涂改,有的则杂乱地纠缠在一起,但这并不能怪Oswald画技不佳,只是他不幸地发现,那些不属于这条时间线的记忆正在慢慢消失,有的时候他甚至无法确定某件事是否真的发生过,也许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忘记原始时间线里发生的一切,再也无法改变任何事。

客厅的电视机里偶尔传来只言片语,Oswald一边研究那块不怎么美观的白板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他发现令人惊讶的是有些猜测居然很大程度上接近真相,比如“幕僚长的死与市长有直接关系”。

说有直接关系未免太温柔了,Edward的死根本就是他一手造成的。被扰乱三次的时间线终于像潜伏的野兽一般露出了獠牙,唯有鲜血和牺牲才能安抚它,而这一次,沦为祭品的是Edward。

这条时间线的记忆还太过清晰,当它汹涌袭来的时候,Oswald看到了许多可怕的画面:Edward中了一枪,也许是两枪,他顾不上数,耳边是呼啸而过的子弹。他扑过去,用力按压住伤口,但是血流得太多根本止不住,Edward想说什么,词句被淹没在激烈的枪声中。Butch和Tabitha藏在远处的柱子后面躲避密集的子弹,Oswald抬起头,看到火光映出他们脸上的血、杀意,以及复仇的快感。

这之后,Oswald召集手下们搜捕了三天三夜,依旧毫无二人的踪迹,但是Oswald并不担心,他总会抓到Butch那个蠢货,而且自己和Tabitha也还有笔旧账要算。他已经想好了一百种方法杀死他们,都有点犯愁先用哪一种了。

但是当夜深人静,Oswald独自坐在壁炉前喝酒的时候,偶尔回想起那天晚上,如果自己没有说出那番话,Edward就不会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刻意躲着自己,就不会有流言出没于街头巷尾,Butch也不会借此绑架Edward来要挟他,Edward也就不会在双方爆发的冲突中死去。

一切再度与预想背道而驰。蝴蝶振动了太多次翅膀,终于被北美洲的风暴吞噬,只留下一地彩色的灰烬。

***

正在Oswald专心研究面前的白板时,他的手下又来敲门,Oswald脾气暴躁地对着门外大吼:“我说过今天不要来打扰我!我有很重要的……”

“Boss,有人提供线索,找到Butch Gilzean的藏身处了。”

Oswald猛地打开门:“召集所有人,这一次绝不能让他们跑掉。”

手下领命离开了,Oswald坐回沙发上倒了杯酒,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像旁观者一样面对Edward的“死”,但仇恨、痛苦,都太过真实和沉重。他决定在再次改变过去之前,先来点“娱乐活动”。

就在手下的人都离开去进行抓捕任务之后没多久,窗外突然一阵响动,Oswald马上警觉,他放下酒杯,握紧手杖站了起来,有些后悔刚刚把所有人都打发走了。不过自己现在仍然是市长,不会有人敢打他主意……

除了Butch和Tabitha这对亡命之徒。

客厅的窗玻璃被打碎,一颗烟雾弹丢了进来,Oswald捂住鼻子惊恐万状地后退,以最快地速度逃回书房,把门反锁住,但一层木头门板是挡不住入侵者的,几声枪响之后,Butch破门而入,他的杀手女友紧随其后。

几乎在同时,Oswald就明白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只怪他太急于抓到二人,没有去追查线索的来源,现在不必猜也知道,那正是Butch自己提供的。

“Surprise!”Butch说,一张大脸浮现出得意的笑容,手里举着一把明晃晃的枪,“我没想到会这么容易,你果然把所有人都支走了。”

他和Tabitha对视一眼,后者笑了笑,拔出了腰间的皮鞭。

“你!你们!”Oswald躲到书桌后面,迅速从抽屉里取出了备用的枪,咬牙切齿地说,“我要杀了你们!”

Butch摊开手,毫无惧意,顺便展示挂了一身的武器:“Bos……Oswald,我是想来跟你谈谈的,你看,Nygma的死不能怪我,现场那么乱,不一定是我开的枪。”

“你闭嘴!”Oswald尖叫着把枪口对准了他,Tabitha抽了一鞭子过去,一旁的白板被击了个粉碎。

“你追我们追的太紧了,你答应我们只要放了Nygma,就让我俩走,一切过往都不追究。”Butch向前走了几步,表情变得狰狞,“但你的承诺一文不值,你带了十几个手下来做交易,然后又要杀了我们,他的死完全是你的错。”

“我们为什么和他这么多废话,直接杀了他不行吗?”Tabitha不耐烦地问。

“Tabby,baby,别激动,”Butch说,“我是在给他一个机会。”

Oswald依次看向两个人的脸,试图用目光将他们烧穿:“你居然天真到以为现在还可以跟我谈条件,Butch,我真是高估了你。”他耻笑道,“也难怪你永远只能当跟班。”

Butch被激怒了,他对着Oswald头顶开了两枪,Oswald推倒了桌子做掩护,也不客气地开枪还击,Tabitha的皮鞭一下下抽打在桌板上,眼看就要将桌板打烂。

这时,警笛声猝不及防地响起,令双方都惊讶地顿住。Oswald不清楚GCPD怎么会突然插手,但这为他提供了喘息的机会,禁不住靠着桌子狂笑起来。

Butch和Tabitha交换了一个惊慌的眼神,两人从书房退了出去,翻过窗户时,Tabitha不忘挥动鞭子隔空打翻了桌上的几瓶烈酒,Butch顺势补了几枪,客厅瞬间变成一片火海。

火势向书房蔓延,火舌舔舐着地毯和旧报纸,Oswald从藏身处站起,震惊于自己的书房居然有这么多的可燃物,又马上想到这里是书房,存有几百本书,自己几乎是无处可藏了。他退到墙角,扯下一块窗帘捂住鼻子。房间里的温度不断升高,很快就变得让人无法忍受,灼热的气浪和窒息感一波接一波袭来,他跪倒在地剧烈地咳嗽,警笛声由远及近,Oswald不清楚他能不能等到救援,煎熬了几分钟后,最终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迷迷糊糊中,他感到有人在拍打自己的脸,空气中的热浪已经退去,呼吸再次变得顺畅起来。他猛地坐起,面前穿着白色制服的医生被他吓了一跳。

“着……着火了!”Oswald喊道,一边死死抓住医生的手,“Butch,是Butch干的!他要杀了我!”

医生换上一副见怪不怪的职业笑容,把他按回床上:“B113,你又出现幻觉了,该吃药了。”

“……什么?”Oswald迷惑地看着对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的衣袖上有黑白相间的条纹。

“来,把药吃了,你就能睡个好觉。”医生递过来几片白色的药丸,Oswald没有伸手去接。

“不,你不明白!有人要杀我,这是哪里?快报警!”

医生不再笑了,他转头对另外两个等在门口的医生说:“又开始胡言乱语了,需要加大剂量。”

门口的医生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Oswald的目光追了过去,他看到了熟悉的走廊。

“等等,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他抓住医生的衣领用力摇晃着,“我是市长!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警卫!”医生喊了起来,马上就冲进来两个人把他从医生身上扯了下来,扔回床上。Oswald的后背撞在冰冷的墙壁上,这种冰冷他永远都忘不了,阿卡姆疯人院的所有地方都是这样冷冰冰的。

医生整理了一下衣服,用同样冰冷的语调说:“B113,我已经给你解释过几百遍了,这是你的幻觉,你越早接受现实,就越好过一些。你说的那些关于回到过去,当上市长之类的胡话,统统都是你的臆想,明白吗?”


-TBC-

评论(6)
热度(39)

© SoulNeb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