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来看我☆↓
|谜鹅||贾尼||白粉||毒埃| |Obikin||DW||HP||LOTR||小白领||冷门爱好者||
☆男神开花☆

【哥谭/Gotham】【谜鹅】企鹅与狼该如何相处(电影龙虾半AU)Part1

*本文借用电影《龙虾》的部分设定,在哥谭,单身者到了适婚年龄没有伴侣的话,会被强制聚集起来送到不同的地方接受“治疗”,而阿卡姆疯人院就集中收治单身的罪犯、疯子、精神病人等。他们必须在45天之内找到合适的伴侣结婚,否则会被转化成一种自选的动物,流放到丛林里。而通过参加狩猎抓捕那些逃离到丛林里的单身主义者,可以延长自己的天数。

*标题灵感来自原电影中的一句台词“A wolf and a penguin can never live together”。

*他们不属于我,但是ooc和bug都是我的。我爱他们。

Part2已更新


1.

Oswald注意那个新来不久的男人有一阵子了,倒不是因为对方有什么打动他的地方,而是因为每次狩猎归来,那个人都有着十分漂亮的成绩。

“Edward Nygma,干得不错,”治疗师一个个核对他们带回来的单身者数量,对Edward的成绩赞许有加,一面掏出笔在本子上做记录,“捕获8个单身者,获得额外的8天时间。”

“Oswald Cobblepot,又是0个。”治疗师走到Oswald面前,发出一声嗤笑,用手中的笔敲打着他名字后面大大的0字,“你剩的天数不多了。”

Oswald咬了咬牙没有出声,他已经连续一周毫无收获了,而他被关进这个可怕的地方已将近30天,这30天里他的成绩略显凄凉,只额外得到了10天时间,所以满打满算他也只剩下二十几天了。

他瞥向那个叫Edward Nygma的新来者,想不通这个瘦瘦高高、戴着眼镜,看起来像某个倒霉公职人员的家伙怎么会是个手段高超的狩猎者,八具一动不动的躯体在他脚下依次排开,而他身上的衣服却干干净净,丝毫看不出打斗的痕迹。

Oswald不禁想起Edward刚来的时候,大约在十天之前,按照惯例新来的单身者要上台做自我介绍。而在阿卡姆,如果有什么比狩猎更有趣的活动,那就是嘲讽新人的环节了,人人都等着看台上的家伙出丑。

Edward选择用一个谜语做开场白,结果惨不忍睹,引得台下的疯子们一阵哄笑。

“滚下去吧,riddle man。”

Edward站在台上保持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你们不喜欢谜语吗?”

“不喜欢!”有人起哄,四周响起了口哨声。

Edward脸上的笑容褪去,他眯起了眼睛,声音里多了几分危险的气息:“我没指望你们这群蠢货懂猜谜,啧,你们把气氛全毁了。”

又一个神经病。Oswald翻了个白眼,心里已经料定此人撑不过45天。

 

然而现在,恐怕撑不过去的是Oswald自己。

***

“早上好,Room 109,剩余25天。早餐已开始供应。”

电子闹钟毫无情绪起伏的声音把Oswald从睡梦中叫醒,他睁开眼茫然地看着天花板,过去的30天里每天早上醒来都是这幅光景,了无生气的电子音,死气沉沉的房间——或者说病房、囚室,随便你叫它什么,在阿卡姆,一切似乎都不按常理。

Oswald拖着脚步洗漱完毕,胡乱套上统一发放的制服,准备去餐厅吃早餐。走廊上游荡着疯子和杀人犯,配餐的厨师恶狠狠地盯着你,把一勺不知道是什么的黏糊糊的玩意儿扣在餐盘里。Oswald找了个角落坐下,用叉子翻动着他的食物,撇了撇嘴,感到毫无食欲。

他现在陷入了艰难的境地,想单纯通过狩猎延长天数来活命几乎不可能,但这不能怪他不是吗?光是拖着那条瘸腿在森林里走走停停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想赶上并抓住那些身手敏捷的单身者几乎是做梦。他只能挑那些老弱病残的下手,即使这样也免不了一番恶斗。还有一次他伺机从另一群人手里“偷”了一个昏迷的单身者,那一伙人组团狩猎,捕获的单身者数量按贡献分配,这在阿卡姆是被允许且很流行的方式。Oswald刚入院的时候也试图加入这样的团体,被断然拒绝,那个团体的头儿冲他大笑道:“滚开,瘸子!”

没人真的指望能在阿卡姆这种地方找到伴侣,被送到这里的人大多数会选择尽可能多的狩猎单身者来增加天数,几乎没有人是通过找到伴侣离开这里的。这也正是Oswald眼下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他可不打算一辈子待在这里,得想法子逃出去。他从不缺计划,但是他需要有人帮他,他需要同伴。

这时他看到Edward Nygma正端着餐盘向角落里走来,他看起来紧张兮兮的,一路上不断有人试图找他的麻烦,他不得不绕开他们,选了条最远的路。

Edward看准了僻静角落里的这张餐桌,走了过来,用下巴示意了一下旁边的空位:“我能坐这儿吗?”

Oswald迅速挪开自己的餐盘,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最后定格在一个奇怪的微笑上:“Of course,my friend。”

Edward见他这样转头就要走,Oswald赶紧扯住他:“别……别走!”

“谁是你朋友,你松手。”Edward不耐烦地挣脱,把餐盘放在隔壁桌子上,坐下来准备吃早饭。

Oswald顾不上吃饭了,他蹭到Edward对面的空位坐下来,眼神放光地盯着他。

“这儿的食物糟透了。”Edward皱着眉头,用叉子从面前的糊状物里挑出一块碎玻璃,“这简直是对舌头的虐待。”

“我叫Oswald,”黑发小个子清了清嗓子说道,Edward抬起头来看他,仍然皱着眉,“Oswald Cobblepot,很高兴认识你。”说着他伸出了手,仰起脸露出一个热情的笑容。

Edward用叉子拨开Oswald伸出的友谊之手,回了他一个饱含拒绝的笑容:“没兴趣,谢谢。”

Oswald尴尬地收回了手,眼珠转了转,又继续问道:“你到现在为止抓到了多少单身者?”

“25个,”Edward推了推眼镜语速很快地说,“剩余60天。怎么了?”

Oswald咽了咽口水,十天抓到25个单身者,这样的成绩在阿卡姆恐怕无人能及。没错了,这就是他要找的人!

 

鹅:确认过眼神,这就是我要坑的人。

 

2.

Edward Nygma发现自己被那个瘸腿小个子缠上了,他走到哪里,对方就跟到哪里,并且试图找一切机会和他搭话,Edward不得不想各种办法避开他。虽然他早知道阿卡姆是个疯子聚集的地方,但是有这么疯的吗? 

晚饭的时候Oswald又凑了过来,Edward则已经受够了追逐游戏,安稳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理他。

“Mr. Nygma,说真的,我需要你的帮助。”

Edward低头吃饭。

“我打算逃出去,但我需要有人帮忙。我是说我们都想离开这儿对吧,在这一点上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Edward继续低头吃饭。

“……而我相信,Mr. Nygma,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Edward喝了口汤,继续吃饭。

“……我可以把我的布丁给你。”

Edward抬起了头,目光冷峻:“穷人有,富人想要,人吃了就会死。我是什么?”

Oswald瞪圆了眼睛:“又是谜语?”

“答案是nothing。”Edward把空盘子一推,双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他附身盯着Oswald的眼睛,

,一字一顿地说道,“ Mr. Cobblepot,我什么都帮不了你。请不要再纠缠我了。”

Edward的眼神像一匹盯着猎物的狼,把Oswald牢牢地钉在了椅子上,他向后靠着椅背,压迫感令他说不出话来。Edward顺手拿走了他餐盘里的布丁,转身离开了。

***

对Edward来说,要想长久地留在这里不被变成动物是轻而易举的事。他只需费点心思在丛林里布下几个陷阱,设几处机关,就能抓到不少单身者。那群无知的蠢货,丛林生活让他们变得像动物一般丧失理性。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的天数完全足够,无须担心,因此那个小个子的提议吸引力不大。

只不过他低估了Oswald的热情和执着。

Oswald几乎是掐着指头算日子,他可不想真的留在这里等天数耗尽被变成企鹅,他可是要成为king of Gotham的人,他的野心不允许他被改变物种。

这也是为什么他选择在凌晨三点偷偷溜出来敲Edward的房门。

对方顶着一头乱发和惺忪睡眼把门敞开一条缝,一见是他,马上又要关门,Oswald眼疾手快抢在门锁扣上之前拦住了他。

 “你疯了吗?”Edward眯着眼看他,一只手仍然撑着门。

“这儿的人都疯了,没想到吧。”Oswald咬着牙说,一边用力推着门。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三点零五分。”

“凌晨。”

“没错,快让我进去,有人来了。”Oswald紧张地朝走廊里看了一眼,急切地说。

“等……你?”Edward一个没留神,被Oswald从他胳膊下的空隙里钻了进来。该死,他忘了对方比他矮那么多!

Oswald钻进屋,松了一口气,他在不大的房间里转了一圈,Edward才注意到他是光着脚的。

“你为什么不穿鞋?”Edward实在受不了有人赤脚在自己的地毯上走来走去,把他拎到床上坐着。

“确保没人听到我的脚步声。”

“……你的脚步声这么有特点不会听不见吧?”

Oswald白了他一眼, 无暇和他争论,开始游说Edward加入自己的逃脱计划。Edward在床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揉着眼角打着哈欠,并没听进去多少。

“……我只剩下20天了,”Oswald掰着指头说道,“你得帮我,我们可以一起逃出去。我在哥谭还是有些关系的,接应不成问题。我们得尽快行动,等我真的被变成企鹅一切就都晚了!”

Edward噗嗤笑出了声:“企鹅?你选择的动物是企鹅?”

Oswald感觉受到了冒犯,他挺直了腰板凶巴巴地瞪着Edward:“在哥谭,所有道上混的都知道我的名号,the Penguin,我劝你最好放尊重点。”

Edward脑内出现一只西装革履的帝企鹅领导黑帮打打杀杀的场面,这让他笑得更厉害了, Oswald转身摸起一个枕头砸在他脑门上,低吼道“闭嘴!”。

Edward抓住枕头止住了笑,他看着Oswald突然说道:“你知道吗,雄性帝企鹅为了给蛋保暖会把蛋放在脚上,是不是很厉害。”

Oswald闭上了眼睛,他有点后悔来找这个人了。

“你到底帮不帮我?”

Edward收起笑容,他站了起来,恢复了严肃的表情:“Mr. Penguin,以我的能力,我不需要担心剩余天数的问题,帮助你对我毫无益处,我在这里可以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Oswald从床上跳下来,站到Edward面前,毫不示弱:“噢得了吧,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你就是这么个胆小鬼?你不会甘心待在这种地方的,醒醒吧!”

他们相对怒目而视,最后Edward让步了,他重新退回椅子上坐下。“说说你的计划吧。”

Oswald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真的起作用了,他仍傻站在那里,直到Edward对他打了个响指。

“计划,哦,我的计划,”Oswald回过神来,开始踱步,“首先,我们得组队狩猎,我需要更多的天数,然后再做打算。” 

Edward一脸失望:“这就是你的计划?这和没有计划有什么区别。”

“哦,聪明人,你恐怕忘记了,我剩余的天数只有你的三分之一。”Oswald语带嘲讽,“我还能有更好的方法吗,当然,如果能在这不多的时间里找到‘心仪’的伴侣——”他用两手比了个引号,“——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我——”

“为什么不可能?”

“……不好意思,你刚说什么?”Oswald停止了踱步,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Edward。

“我是说,”Edward缓缓站了起来,“你和其他人一样蠢,以至于连最简单的方法都想不到。”

 “我洗耳恭听。”Oswald做了个请的手势。

 “就像你说的,只要找到‘伴侣’,就可以从这里光明正大的出去,”这回轮到Edward开始踱步了,“根本不需要担心剩余天数的问题。那么,我们只需要——”

他踱到Oswald面前停下来,戏剧性的停顿之后露出揭晓谜底时的得意神情:“——假扮成情侣就好了。”

Oswald湖绿色的眼珠快从眼眶里瞪出来了,他愣了两秒,然后噗地笑了出来:“你是在开玩笑吗?”

“不,我认真的。”

Oswald连连摇头后退:“不行,你和我?不可能的,这行不通。”

Edward伸手用力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扯了过来:“你到底还想不想逃出去?别忘了是你来找我组队的!”

Oswald试图挣脱未果,Edward像只咬住猎物的狼一般,力气大的惊人:“这太离谱了,没人会信的!”

Edward凑得更近了:“他们会信的,只要我们演的足够真。”


--TBC--

评论(6)
热度(93)

© SoulNeb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