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来看我☆↓
|谜鹅||贾尼||白粉||毒埃| |Obikin||DW||HP||LOTR||小白领||冷门爱好者||
☆男神开花☆

【哥谭/Gotham】【谜鹅】 企鹅攻略计划(4~5)

Part2~3

Part6~7完


Summary:

同事是情敌?Edward恋情大危机!夜店表白,竟无意撞破惊天秘密!


4.

当天晚上,回到家的Edward像只快乐的小鹿,一进门就给予最亲爱的家人两个大大的拥抱,并主动要求承担今天的晚餐(按照轮值表,这本应是Riddler的任务)。两个哥哥看着他打开收音机,围着灶台忙得不亦乐乎的样子,也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能让他这么开心的事,肯定和Oswald有关。

“你们绝对猜不到,今天在警局发生了什么事!”Edward一边往锅里丢切得整整齐齐的芹菜丁一边愉快地说道,“我终于和Oswald搭上话,我想他对我印象不错!”

“我们的傻Ed也有开窍的一天。”Nygma顿时来了兴致,丢掉手边的游戏机,准备去开瓶酒庆祝,“说说看。”

于是Edward把来龙去脉喜滋滋地讲了一遍,虽然从他的视角看去这真是甜蜜美好的初遇,但是听者显然不太赞同。

“你真的这样和他搭讪的?”

Edward脸上闪着光彩,他抿着嘴唇用力点了点头。

停了两秒钟,小小的公寓顿时被Riddler爆发出的笑声填满,他真是太爱他的傻弟弟了。

Nygma放下那瓶原本打算用来庆祝的红酒,站起来拍了拍Edward的肩膀,一脸允悲。后者则呆愣在那里一头雾水,不明白为什么气氛突然全毁掉。

等Riddler笑够了,二人把呆立在旁的Edward拉到一边坐好,两人仿佛做情感咨询一般坐在他对面,放任装满炖菜的锅子在一旁的灶台上翻滚着热气。

“你不该提帝企鹅孵蛋,听起来像性骚扰。”

“而且他不喜欢这个称呼。”

“是吗?我还觉得挺可爱的。”Edward小声说。

“不过谜语那部分不错。”

“相当不错。虽然我还是觉得谜底应该是‘虱子’。”

Edward稍微恢复了一点信心。

“只是有一点我不得不提,”Riddler竖起手指,神情严肃,“他两次出现在警局都是为了Jim Gordon,为什么?”

“这是个谜语吗?”Edward呆头呆脑地问。

“算是吧。”Riddler不置可否,“根据我查到的消息,他们很早就认识,似乎有过一段过往。”

Edward花费了比解谜题更久的时间试图去理解什么叫做“有过往”。炉灶上的炖锅溢了出来,仿佛在配合从他心头溢出的不安与焦虑。

“Ed,这真是太不幸了,看来你遇到了……遇到了……”Nygma在关键时刻舌头打结的老毛病又犯了,他想了一会儿,最后终于记起来那个词:

“情敌!”

***

转天早上,Edward早早来到警局,他辗转反侧一整夜,考虑该怎么开口询问Jim和Oswald的关系,直接问未免有点太可疑,但他又不太擅长拐弯抹角地聊天,也有点怕得到的答案是他不想要的。

这么纠结着,他总算等到Jim来上班,年轻的警探看起来有些疲惫,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帅气有型,Jim总是给人一种一身正气的感觉,做警察真是再适合不过,他是可靠又正派的类型,任谁都会更愿意选择他做男友,而不是一个整日躲在实验室与凶器尸体为伴的书呆鉴证员吧……

Edward猛拍自己脑袋,怎么可以先泄气,也许他们只是普通朋友呢!

等到Jim落座,Edward便端着他印有问号图案的马克杯,装作一边啜饮咖啡一边漫不经心地从Jim桌前路过,然后折回,又路过……

Jim在他第三次这么干的时候抬起了头:“早上好,Ed,有事?”

“没事。”Edward迅速改变行进路线,呈蛇形迂回着离开了Jim的办公桌。

临近中午,Jim同Harvey一起在警监办公室内就一起案子做汇报,Jim用眼角余光捕捉到Edward的脑袋在门口探了一下又缩回去,他叹了口气,想不通这位古怪的同事为什么今天盯上了自己,他找自己能有什么事?他们甚至都算不上熟,只是相比其他人来说,Jim跟他说话的态度稍微好一点,也许对方就这样把自己当做了朋友?

离开办公室,Jim便打发Harvey去买午饭,自己则拐了个弯,把躲在墙边的Edward揪出来,径直发问:“你到底有什么事?”

“什么东西红的绿的转了一圈又一圈?昨天是新的今天是旧的,我是什么?”

“?”

“Never mind。”Edward推了下眼镜摆了摆手,他一紧张或兴奋就会连珠炮似的吐谜语,警局的每一个人都烦透了这一点。

Jim倒也没费心去猜,他抓住Edward的胳膊肘让他没机会溜走:“你以为我没注意到你今天一直鬼鬼祟祟地在我周围转悠吗?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和Oswald是在交往吗?”Edward脱口而出,然后似乎被自己吓了一跳。

“什么?!”Jim也吓了一跳,他一个钢铁直男怎么会让人误会至此,“当然没有!”他一想到那个瘸腿小混混害得自己有多惨,就恨得牙痒,巴不得他再不要出现在哥谭才好。

Jim脸上真情实感的厌恶令Edward放心下来,看来对方和Oswald绝无可能,这一切都是虚惊一场!


 

5.


既然爱情道路上的障碍都已扫清(至少目前看起来是这样),那么是时候对这只小企鹅发动攻势了。Edward信心满满,第一步便打算与对方尽快熟络起来,为此,送礼物是再合适不过的方法了。他没有寻求两位哥哥的意见,毕竟礼物是饱含心意的存在,要自己完成才有意义。虽然这让他想起一些不愉快的经历,但既然是新的开始,他有理由相信这一次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会被好好对待。

过了大概两周的时间,Edward的表白杯糕2.0终于研发完成,它有着严格按比例调配的香气和精确到毫秒烘焙出的完美色泽,Edward还折了一只小企鹅放在上面,最后用纸盒小心装好,系上丝带蝴蝶结。这份精致的礼物,今晚将交到Oswald手中。

在得知心仪的对象开始经营自己的夜店之后,Edward便对自己颜色款式单一的衣柜感到绝望,他站在镜前挑挑拣拣,最终不得不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两个哥哥。先前两人得知他今晚的计划后表现得十分冷淡,与之前积极主动帮他出主意的样子完全不同,对此Edward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当他提出自己可能需要一点帮助时,两人的反应更加令他不解。

“有人可以给点建议吗?”他拿起领带比划着,犹豫不决。

“没有,抱歉。”Nygma眼神游移看向别处,“我该走了,今晚还有一场擂台赛。”说完,他拎起背包迅速消失在门外。

“我也得走了,还有间银行要抢。”Riddler站起来从衣帽架上取下帽子,也马上消失不见。

只留下Edward手里拿着两条不同颜色的领带立在原地,看着空荡荡的客厅发呆。

***

大约晚上十一点钟,企鹅先生的夜店出现一位有点格格不入的客人,Edward之前从未出入过这种场合,他局促地站在门口,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所幸他很快就发现了自己要找的人,马上抬腿朝吧台走了过去。

Oswald正在和酒保挑剔酒的种类,一个穿得像保险推销员,却又有些脸熟的人突然和他搭讪。

“企鹅先生,晚上好……”

“谢谢,我这没什么要买的,请去别的地方。”

“不,你误会了,”Edward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我们之前见过的,在GCPD。不知道你还记得……”

“Finally!”Oswald当然记得这回事,立马粗暴地把酒瓶塞回酒保怀里,跳下了椅子,“你终于肯现身了,谜语先生。”

Edward一时不知如何应答,谁是谜语先生?他在说什么?

“不,我不是……我只是想来送个礼物给你……”

“又是礼物!”Oswald毫不掩饰地翻了下白眼,“我想我收到的礼物已经足够多了,不是吗?”

看到Edward仍旧一脸迷茫,Oswald气不打一处来,干脆示意他跟着自己,他们穿过舞台侧面厚厚的帷幕,来到后面的一间办公室内,Oswald走过去拉开桌旁的一个大抽屉,之后抱着胳膊站在一边,满脸写着:证据都在面前,看你还有没有话要讲。

Edward探头看过去,硕大的抽屉被塞得满满当当,他只能分辨出最上面有一条带绿色纹路的领带,一枚问号胸针,一张地下搏击入场券,一顶黑色礼帽,两张歌剧票……

Oswald有些恼火对方的一言不发,不管这是恶作剧或怎样,他不喜欢有人这样捉弄自己。他从那堆礼物下面抽出几张卡片,甩在桌上:“想解释一下吗?”

每张卡片上都写了一个表达爱意的谜语,落款却只是画了一个问号,每一张都是如此。尽管在外人看来这是同一人所为,但是Edward分辨得出,那确实是他两个哥哥的笔迹。

原来他的哥哥们,一直在瞒着他给Oswald送礼物,写情书,而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

难怪他们最近不再积极询问自己的进展,竟是各自有心机。

也难怪他们今晚不愿帮助Edward做穿搭功课,并匆忙逃离现场。

这种来自骨肉至亲的背叛滋味,实在是太不好受,可他除了假装自己就是这个“谜语先生”之外又能怎么办呢?

“……希望你喜欢这些小小心意,还有这个。”Edward嘴巴发涩,僵硬地把那颗宝贵的杯糕递了出去,现在它看起来一点不如之前光鲜亮丽了。


-TBC-


评论(15)
热度(48)

© SoulNeb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