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来看我☆↓
|谜鹅||贾尼||白粉||毒埃| |Obikin||DW||HP||LOTR||小白领||冷门爱好者||
☆男神开花☆

【毒液/Venom】【毒埃】地球上最好的你(NC-17 一发完)

*一个从火箭爆炸到片尾结束中间发生的故事。因为对电影中毫无过渡一直耿耿于怀,于是这就是我想象中那段时间发生的事。

*幼体毒液出没注意。有暗巷小破车,触手play。

*他们不属于我,但ooc和bug都是我的。


引子


燃烧着的火箭碎片仍在不断地下落,带着一条条橙红色的尾迹撞入水中,整个天空像在举办一场奢侈的烟花秀。Eddie刚刚从高空坠落的短暂晕眩中恢复过来,他重新浮出水面,在他周围不断有残骸落下,巨大的冲击力掀起海浪,将他卷在中间越推越远。Eddie一边徒劳地划着水一边绝望地想他大概撑不到救援队的到来了,今晚经历的一切都令他精疲力尽,他没有足够的力气游回岸边,毕竟他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Goodbye,Eddie。

 

Eddie很快就看不到那些灼眼的火光了,他渐渐失去了意识,在用尽最后力气呼唤了一声“Venom”之后,他又沉了下去。

水面之下仍旧被爆炸的火焰照亮着,Eddie缓缓下落的身体像悬浮在暖橙色的云雾中。过了几秒钟,从他的身体里伸出缠绕的黑色细线,起初是紧密的一束,随后分裂成十几根,分别附着在人类的四肢上向上浮起,并小心地托起头部以便让嘴巴能够露出水面呼吸,接着带着他向岸边移动。这些细密的线看起来脆弱不堪,和先前强大骇人的模样截然不同,速度上也大打折扣,但是仍旧成功地带着Eddie悄无声息地游回了岸边。在把他失去知觉的身体轻轻地平放在地面上之后,那些黑色的细线像是耗尽了最后的力量,慢慢缩回宿主身体里不见了。

 


1.


爆炸事件发生后几天,关于此事的报道就已铺天盖地占领了各大报纸头条。尽管政府将外星共生体的事隐瞒了下来,但是生命基金会的邪恶人体实验还是被曝光,一时间群情激愤。而曾经想揭露此事却惨遭封杀的前新闻记者Edward Brock此时也摇身一变成了受人追捧的英雄。

而这位英雄今天第三次从医院逃走了。Eddie趁做检查的空档从病房溜了出去,顺手搞了一顶帽子,把帽檐压到眉骨,低着头在小巷里穿梭。他可是连骨折都能自愈的人,受这点伤就想让他住院,门儿都没有!

口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不必猜也知道,肯定还是Anne,这是她今天打的第三十个电话了,以她的性格绝不会善罢甘休,Eddie叹了口气,终于按下接听键。

“Eddie,你在哪儿?”Anne的声音听起来焦急但亲切,“医生说你又逃了出去。听着,你需要配合治疗……”

“Anne,嘿,我挺好的,我不需要接受治疗。”

“Eddie,你受伤了……”

“我还骨折过呢,这不好好的吗?”

“……Eddie,Venom已经不在了,你得接受这个事实……”

“……Anne,我回头再打给你好吗。”

挂掉电话,Eddie漫无目的地游荡着,竟不知不觉走回了自己之前租住的旧公寓。他爬上楼梯,楼道里的尸体早就被移走了,地上打斗的痕迹还在,整栋楼空无一人。发生过那样的事,想必也不会有人愿意继续租住。Eddie倒是乐得没人打扰,他大摇大摆地推开自己的房门,屋里仍旧是一片狼藉,但他不介意。

如果Venom还在,回家会让他感到安全,说不定他就会现身了。

躺回那张熟悉的床上,本来想好好睡一觉的Eddie却被枕头扬起的灰尘呛得咳嗽了起来,他蹿到水池边接了杯水灌下去,这一幕像极了自己刚被附体的时候,也是这样迫切地想喝水,并且渴求食物。可是他现在一点也不觉得饥饿,在医院躺了三天,没吃到多少像样的食物,他需要补充体力,不然Venom又该喊饿了。

但是想象中的声音并没有出现,周围很安静,只有灰尘浮在空中。

“Venom?”

Eddie试着小声呼唤,一边去感受身体里最细微的波动。然而什么都没有。

他讨厌这种安静,他已经习惯有个声音总是在耳边对他絮絮叨叨了,就像你有一个无所不知的朋友,你们心有灵犀,而现在他只感到空虚。

爆炸发生后的那天晚上,他在岸边迷迷糊糊地醒来,全然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游到这儿的。是Anne最先发现了他,把他带去了医院,然后发现除了一点皮外伤和精神恍惚,Eddie什么问题都没有,Venom把他保护的很好。但种种迹象似乎都表明:Venom已经不在他身体里了。

但是Eddie知道Venom还在,他必须相信他还在。

“Venom,出来吧,我有点儿想你了。”

“嘿,怎么了伙计,被那场火烧怕了?”

“寄生虫!胆小鬼!”

他在空荡荡的公寓楼里大喊大叫,试图激怒那个臭脾气的外星自大狂,引他现身,他甚至想要不要从顶楼跳下去,这样Venom为了救他一定会出现的。

他爬上天台,风吹得他站立不稳,他站在边缘眯着眼向下看了看,放弃了。

“怂包。”他冲空气骂道。

 


2.


Anne来拜访了他两次,第一次他躲进隔壁的隔壁,因为整一层只有那间屋子的门锁是好的。第二次他没躲,他想找个人说说话。

他们并肩走在路上,不时有人冲Eddie点头,微笑,甚至有人上来要签名。Anne笑着打趣道:“你现在是个名人了。”

“什么?我不一直都是吗?”Eddie故作惊讶,然后挑了挑眉露出一个自认为帅气逼人的笑容。

Anne被逗乐了,先前有些压抑的气氛缓解了下来。

他们路过一间超市,Eddie突然停住了脚步,看着店里一排排货架发呆。

“怎么了,Eddie?”

“真奇怪,你知道吗,我居然有点想他。”Eddie盯着玻璃橱窗的倒影,虽然Anne就站在他身边,但是他的身影却显得那么单薄和寂寞。

“我理解。”Anne轻轻抚摸他的手臂以示安慰,“他是个很好的朋友。”

“很好的朋友?不,Anne,他是个英雄。”Eddie转头看着她,蓝眼睛里泛起水光,“他救了所有人。”

“你们。”Anne坚定地说,“是你们救了所有人。”

“进去买点吃的吧。”Eddie吸了吸鼻子,转移开话题,“我冰箱里什么都不剩了。”

 

穿梭于一排排货架中间,Eddie心不在焉地往购物车里丢着东西,他怀念他的饥饿感,那种能吃下一整座超市的饥饿。他绕过熟食区,来到甜食货架,然后他的手指不受控制地朝一盒巧克力抖了一下。

Eddie睁大了眼睛盯着自己的手指足足有一分钟,然后冲店员大喊:

“这些巧克力我全要了!”

 

Anne没有开车,她只能打电话叫来Dan帮忙,他们把堆成山的巧克力搬进后备箱,超市店员笑脸相送,还给了Eddie一沓优惠券,希望他下次再来。

回到家,Eddie只跟Anne解释说自己悲伤过度需要大量补充甜食,之后就把他们俩打发走了。他回身看着地板上、沙发上、桌上堆得满满的巧克力,激动地搓了搓手。

“是你最喜欢的巧克力哦,你再不出来我可全吃掉了。”

他拆开第一盒开始吃,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又拆开了两盒,大口地塞着。依旧无事发生。

他干脆全拆开了,屋子里被巧克力甜腻的香气包围,他坐在当中,像童话里参加下午茶会的公主。

终于,在塞到第十盒之后,他控制不住地——吐了。

他冲去洗手间抱着马桶呕吐,相似的场景又从脑海里浮现,在回忆的刺激下,他吐的更厉害了。

最后,他靠在墙角,把脸埋进手心,不让眼泪流下来。

他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开始接受现实了:Venom不会回来了。

就在这时——

Eddie。

突然,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响了起来,Eddie吓了一跳,这声音就像是恐怖片里才会出现的桥段:你是个单身女性,某天半夜,你家床下响起婴儿的哭声……

Eddie。Hungry。

Eddie蹦了起来,脚下一滑又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冲回客厅,转着圈喊:“Venom?是你吗?真的是你?”

他等了一会儿,差点以为刚才是自己幻听了。然后,像给气球满满充气一样,某种熟悉的、他一直在等的感觉渐渐回到了身体里,他知道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了。

他抬起右手,几根细密的黑线缠绕着他的拇指,接着,细线汇聚起来,变成一个小小的圆球,有着白色的大眼睛和不整齐的牙齿。那个小球张开嘴用奶音喊道:“Eddie,我饿了。”

 


3.


Eddie坐在地板上看着手边的小黑球吃掉一盒又一盒巧克力,他有点后悔自己刚才吐掉好几盒,太浪费了,这牌子挺贵的。

Venom正处在恢复期,那场大火让他元气大伤,在Eddie身体里蛰伏了好几天才现身。这种出于自我保护的假死状态让他意外地躲过了检查,只不过重新现身的Venom仅能保持幼生体的形态,在摄入足够多的能量之前,暂时只能是一个黑色的小球。

Eddie却是越看越喜欢,忍不住弹了一下,手感不错。

“你就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吗?!”Venom抗议道,把巧克力碎屑喷到Eddie的裤腿上。变成幼生体之后他的声音也变得像个小孩子,尖尖细细,奶里奶气,毫无威慑力。

“嘿,我还不够慷慨吗?我把整座超市的巧克力都买回来了!”

“刷的Anne的卡。”

“……我会还给她的……等等,你怎么知道?!”

“我没出现不代表我不知道,Eddie,我知道你的所有事。”

“……”Eddie不说话了,这么说这个讨厌的黏糊球肯定也听到他说自己想他了。

“是的我知道了,这没什么好丢人的,我也想你,Eddie。”

 

Eddie决定暂时不把Venom回来了的事告诉Anne,虽然他绝对信任她,但是风波还未过去,政府指不定还盯着他们呢,他可不想(也不舍得)Venom再被抓回去做实验,等他恢复之后再说不迟。但是他不能再麻烦Anne照顾他的生活了,Venom回来之后日常开销成了大问题,他必须尽快找个工作。所幸他现在名声在外,有多家报社都对他伸出了橄榄枝。Eddie决定先做个自由撰稿人赚点稿费,把Venom“养大”再说。

天哪,听听这语气,他摇了摇头,自己简直像个单亲奶爸。

他甚至考虑要不要给Venom买婴儿食品,但遭到强烈抗议。

“你在侮辱我吗Eddie?我看起来像脆弱的人类幼崽吗?”Venom从小臂上冒出来,对着Eddie凶狠地呲牙,“我要吃活的,我要咬头!”

Eddie怜悯地看着自己的胳膊,斟酌着怎样说才不会打击Venom的自尊心。

“我很抱歉Venom,你现在的size,恐怕只能咬掉毛毛虫的头。”

“我还可以咬掉你的肝脏,它们看起来真美味。”

“……是我不好,我道歉。”

最终Eddie买了许多条小鱼,然后看着Venom在鱼缸里大肆杀戮,那模样倒是和先前别无二致。

Venom变得这样小,对Eddie来说倒没有什么不便,他反而很高兴,这家伙不能再像之前一样我行我素了,他块头太小,甚至打不开冰箱的门。Eddie想故意逗他,就会坐在冰箱面前一米远的地方,看着手心的小球弹来弹去,却够不到食物,然后这个小球就会弹到自己脑袋上表达愤怒,那感觉大概和用按摩捶捶背差不多。 

一天晚上,Eddie准备熬夜写稿子,Venom从他肩头滑下来,横在键盘前面,他比刚开始长大了一圈,已经能像个围脖一样缠在宿主脖子上了。

“Eddie,你是不是之前说我是寄生虫,胆小鬼来着。”

Eddie沉迷于码字,随口应道:“没有啊,你别挡着屏幕。”

那团黑色随即绕到Eddie握着鼠标的右手上,暗中跟他较劲。Eddie一不小心把文档关了。

“嘿,你干吗!我没保存!”

“Oops。”Venom嗖地一下缩回去了。

Eddie对着电脑叹气,突然意识到最近几天Venom老跟他对着干,难道是到了叛逆期了?

我们没有叛逆期这种说法。Eddie脑子里那个细细的声音回答。

“好吧,那你说说这几天是怎么回事,是对食物不满意吗?”Eddie越发觉得自己像个试图和孩子沟通的操心老父亲。

Eddie……

Venom居然奶声奶气地叹了口气,Eddie差点没绷住。

你能不能别总把我当人类幼崽对待,变成现在这样不是我的本意,别忘了,这都是你的错。

Eddie惊讶于Venom居然好声好气跟他讲道理,而不是直接吼叫命令式地告诉他自己想要什么,这让他十分感动,并且多少有了一点“我们是平等的”的错觉。

不,你只是我的坐骑,是我的所有物!Venom突然用低沉的男音喊了出来,他的声音毫无预警地恢复了。

哇,Eddie心想,孩子长大就在一瞬间。

你说什么?!

 


4.


Eddie最近的日子不好过,编辑催稿催得紧,他在拼命赶稿子的同时,还要分出精力和那个黏糊球相处。Venom变得越来越暴躁,最开始Eddie以为他是不喜欢自己把他当作小孩子对待,于是他收起泛滥的父爱,开始像以前一样把他当朋友,但是Venom似乎仍旧不满意,Eddie搞不懂他到底想要什么。

他们的共生关系就像牢不可分的纽带,这本应让他们成为最了解对方的存在。但是现在只有Venom能读到Eddie的想法,Eddie却对那个黑糊糊的脑袋里在想什么一无所知,这不公平。

“Venom,我们得谈谈。”Eddie一本正经地坐在沙发上,对着空气说道。

Venom慢吞吞从他肩头冒出来,一个气球一般大的黑色脑袋逐渐浮现,他看起来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你想谈什么,Eddie?”

“我们的关系。我是说,既然作为共生体……”

“Eddie,你还爱着Anne吗?”

“什么?”Eddie不明白Venom怎么突然提这茬,他想起不久之前自己还站在Anne的公寓门外,下决心要把她追回来,但是在Venom出现之后,经历了这么多惊心动魄的事,他已经很久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了。

看着Eddie陷入沉思,Venom静静待着不动,一边同步感知着他的情绪。在Eddie开口之前,他已经知道了答案。

“我还爱她,但是,那是作为朋友、家人的那种爱,你能懂吗?总之她现在和Dan过得挺好的,我不想再一次毁了她的生活。而且你既然能读懂我的想法干吗还问我啊!”Eddie说完感到十分不满,明明是自己要谈谈的,却被Venom带跑了节奏,话说回来,这家伙真的懂什么叫爱吗?

“当然。”Venom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受到了冒犯,“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救你?”

Eddie花了一分钟去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不不不,他当然知道Venom的意思是,他像朋友一样爱自己,但是……但是,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到的是另一种感情,并为此开心了一下。

“蠢货。”Venom突然丢下一句话,一头撞进他的胸口不见了。

“嘿,等等!我们还没谈完呢?”Eddie在胸前胡乱摸着,黑色的流体穿过他的手指,什么都没留下。

他希望Venom没有捕捉到他刚刚闪现的想法。

 

自那次不算谈话的谈话之后,他们的关系莫名融洽了许多。Venom不再在Eddie写稿子的时候捣乱,反而会就遣词造句提一些建议,帮助他润色文字。

“我没想到你还有文学造诣呢?”Eddie真情实感地惊讶,毕竟Venom的长相真的不像文学工作者。

“Eddie,我们是高等文明的智慧种族,我们也有自己的文化,你不要再用你的无知质疑我。”

“好吧好吧。”Eddie投降,一边又小声说,“高等文明就喜欢吃人头啊?”

“你说得对,我好久没有吃人头了,我看你的头就挺不错。”

为了不让Venom吃自己的头(当然Eddie知道他肯定不会这么干),Eddie决定出门买点夜宵。两人漫步在夜晚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竟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们路过一条昏暗的小巷,一对男女躲在里面亲热,Eddie瞥了一眼,快步走过。

“你的心跳加速了,Eddie。”

该死,Eddie心想,最近忙于工作他很久没有解决生理问题了。而且越是想避开这个话题,反而这想法就越发强烈。

“这没什么。”Venom突然从他胸前钻出来,伸出舌头,“我可以帮你解决。”

 


5.


深夜里,一道黑影快速穿梭在街道的阴影中,Venom带着Eddie在夜色中飞跑,钻进一条暗巷,然后把Eddie甩进最里面的角落,就势缠了上去。

“不不不不不不不————”Eddie吓得大叫,双手在胸前挥舞,“我不需要……不需要解决,你别碰我!”

刚刚他以为Venom只是在和他开玩笑,但是当Venom一边不怀好意地呲牙一边匀出一根触手伸进他两腿之间时,他意识到他是玩真的。

小破车戳↓

图片

ao3


6.


拥有一个共生体最麻烦的地方莫过于,你没办法在不想理他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待着。

第二天早上,Eddie怀抱着一个黑色的圆脑袋醒来,花了几秒钟回忆起昨晚的事,然后惨叫一声从床上翻了下去。

洗漱的时候他拒绝搭理在身边探头探脑的家伙,反正他不需要说话对方也能感知到他的情绪。

他在生气,但也挺高兴,不过还是生气。

他搞不清自己对这个奇妙共生体的感情,不久之前他还是个一心想追回前女友的普通地球男性,但是现在,他不仅把Anne忘到了脑后,还和Venom做了不可描述之事,最操/蛋的是他还觉得那体验挺棒的。

他现在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一上午他们都没有说话,毒液居然乖乖地没有入侵他的脑袋对他絮絮叨叨,Eddie一时有点不习惯,但很快他就埋头于手头的稿件,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敲完最后一行字,Eddie靠在椅背上伸展了一下手臂,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不过相比宅在家写稿子,他还是更喜欢在第一线做采访,有了Venom,他可以去任何地方,将那些隐藏在最黑暗角落的罪恶挖掘出来。

他本来是这么打算的,但是现在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跟Venom相处下去了,他们这样……算恋爱吗?

当然算。

Eddie被冷不丁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抓住桌沿才没让自己从椅子上翻下去,Venom沉寂了一上午,他差点都把他忘了。

“不!这不是……”

Venom黑色的脑袋从胸前探出来,Eddie看到那条红色的舌头,想到上面那些倒刺的触感,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夹紧了腿。

“Eddie,你隐瞒不了你的情绪。”Venom故意吐着舌头说,“我知道你喜欢我。”

该死。Eddie抓着自己的头发,他真是拿这只大号寄生虫一点办法没有。

“但你以后不许再像昨晚那样对我了!”

“为什么?你明明爽的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什……我没有!我是说,不能再外面随便找个地方就……”

“好,我答应你,只在家里搞。”

“……也不能天天搞,这个……还是要节制。”

“人类真麻烦。”


过了几天,Eddie在街上遇到Anne,他们一起散了散步,然后坐在公寓门口聊天,他们有段时间没见了,Eddie想起来自己还没告诉他Venom回来了的事。

“很高兴看到你又恢复了精神,Eddie。”Anne真诚地说,“我们都很担心你,Dan提过邀请你来吃饭,但是我想你大概需要时间适应。”

“是……是啊。”Eddie有些心虚地看向别处,“不过现在我们……我是说,我好多了。”

“我很抱歉Venom的事。”

“嗯,我也很遗憾。”

她还不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咳……你闭嘴。”

Anne皱起眉头:“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该走了。”Eddie匆忙站起来,他担心再聊下去迟早会露馅儿。

“Eddie,你有什么事没告诉我?”Anne也站了起来,怀疑地看着他。

“我得回去工作了,回见!”Eddie沿着下坡一路小跑。 

 

“听着,既然我们要……要在一起,就得立规矩。”

你说。

“首先,恋爱双方是平等的……”

驳回。

“????”

你是我的。

真是不讲理。Eddie叹了口气,他正穿梭在热闹的大街上,一边自言自语,他已经习惯了周围人对他投来奇怪的目光了,当你有一个外星共生体男友时,这些麻烦和不便就会一直围绕着你的生活,但是与他所带来的快乐和改变相比,这些就不足为道了。

“还有,不可以随便吃人。”

我不能吃人吗?

“不能。你要知道,这世界上有好人也有坏人,当然,或许,你可以稍微、稍微……但是只能吃坏人,不能吃好人。”

我们怎么分辨好人和坏人?

“靠直觉。”

像我知道自己喜欢你那样吗?

“天哪……你……”Eddie再次捂住了脸。

Eddie,你的心跳又加快了,你需要我…… 

“不!不需要!”Eddie在大街上喊了起来,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有几个行人绕开了他,他尴尬地咳嗽了几声掩饰,“我们……我们去买点吃的怎么样?你想吃什么?”

炸薯球和巧克力。

“没问题。”

和你。

“……”

 

 

-END-

评论(24)
热度(436)
  1. 墨水池里的戚无用SoulNebula 转载了此文字

© SoulNeb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