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来看我☆↓
|谜鹅||贾尼||白粉||毒埃| |Obikin||DW||HP||LOTR||小白领||冷门爱好者||
☆男神开花☆

【毒液/Venom】【毒埃】梦魇与良药

*一个温暖的甜饼,关于彼此治愈的故事。没有车。

*他们不属于我,但ooc和bug都是我的。

 

简介:刚开始,他们失去了意念交流的能力。

 

1.

很长一段时间,那个燃烧的夜晚都会出现在Eddie的梦中。爆炸掀起热浪,河水彻骨地冰冷,梦中的一切都过分真实,他挣扎着醒来,盯着黑暗的虚空,心跳如雷。他早就不害怕那些阴谋、爆炸和厮杀,真正攫住他的是Venom被从身体中撕扯出去的恐惧,那才是他的梦魇,而他每晚都要经历一遍。

他像一个被抽空的壳,回忆一遍遍敲击,发出死气沉沉的回响。

Venom说过会治好他,这是个谎言,在他残损得最厉害的时候,他消失了。

 

Eddie试着让生活重新回到正轨。他收拾了旧公寓,换了地毯和窗帘,买了新的盆栽,在养一只猫还是养一只鹦鹉之间摇摆不定,最终买了几尾金鱼。

屋子里有活物总是好的,但在他第三次尝试和金鱼对话之后就后悔了,他应该买一只鹦鹉的。

他的食欲又变回了正常人的状态,却发现自己得了垃圾食品不耐症,看到巧克力和炸薯球会让他心绞痛。他考虑是不是该去医院检查一下,做个核磁共振什么。

不!不要核磁共振!

他对着镜子模仿Venom的语气吼叫,然后被自己逗乐了。过了一会儿,他发现镜子里的人真可悲。

 

一个月后,Eddie重新回到爆炸发生的地方,下定决心告别。本来以为那里已是一片荒凉死寂之地,然而隔着警戒线,他看到废墟之上,仍有许多人在忙碌着,善后工作尚未结束。也许不久之后,这里又将建起一个新的研究所,换一批人继续毁灭地球,从外太空带回更多外星共生体,但他已经失去了他的那个。

风从海面上吹来,刺得他眼睛生疼,他抬手抹了一把,手背上有水迹。

“Goodbye Venom, and thank you.”

他眼噙热泪凝视着伸向远方的水平面,气氛无需背景音乐也已足够伤感——如果不是被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的话。

别哭了,真丢脸。

“……Venom?”

是我。

 

像是长久以来一直屏住的呼吸,在这一刻终得释放。梦中暗红色的天空轰然破碎,阳光涌进来驱散了所有恐惧与阴霾,失而复得的喜悦随着混杂泥土清香的空气直达肺叶,Eddie张开双臂,给了自己一个拥抱。

这是什么?

“一个拥抱。”

我听说过,人类表达亲密的方式。

Eddie靠着树干坐了下来,Venom像第一次现身一样探出头,但他看起来很小,很虚弱。Eddie迟疑了一下,伸出手覆上那个比手掌大不了多少的圆脑袋。

“或许你想解释一下,这一个月以来有这么多现身的机会,你为什么偏偏选了一个我在岸边流泪的时候?”

“火让我伤得很重,我一直在自我修复。”

“需要一个月?可你修好我只要几秒钟。”

“你们人类不一样,你们构造简单。”

构造简单?Eddie瞥了一眼从自己身体中延伸出来的黑色流体,把手探进去的话,除了更多同样的流体之外,什么都不会有。所以真的比寄生虫的构造复杂不了多少啊。

他意识到自己想了一个禁词,心虚地扭过头去。

但是Venom并没有反应,他似乎没有听到,也可能一个月的静养让他脾气变好了。

“去吃点东西?”Eddie提议,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发自真心地笑了出来。

 


2.

很快,Eddie就发现,Venom确实伤得不轻:他们居然无法通过意念交流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感知系统出现短路,接触良好的时候,Venom仍旧可以在Eddie脑袋里喋喋不休,但是大部分时间,他必须探出头来才能说话,Eddie的想法也无法像以前那样直接传达给他。

为了验证,Eddie特意在接触不良的时候想了十遍“寄生虫”,观察着Venom的反应。

Venom毫不犹豫地揭穿他:“你是不是想了‘寄生虫’这个词。”

好吧,这一点也不好玩。

这种现象是暂时的还是长久性的,不得而知。但至少现在,Eddie终于能够拥有安静的私人时间,但有时候似乎安静过头了。

他会在上班写稿子的时候小声呼叫Venom的名字,然后看着那个黑色球形从自己敲击键盘的手背上钻出来:“什么事,Eddie?”

“没事,就是确认下你还在不在。”

“你知道你这样有点烦人吗?”

“好吧,我的错,下班请你吃大份炸薯球。”

Venom回来之后,生活才像是真正回到了“正轨”。Eddie继续了自己的记者生涯,白天忙于新闻采访,到了夜晚,则摇身一变成了罪犯们的噩梦。

今晚他们又成功制止了一起持刀抢劫,虽然他们这么干过好几次了,但Eddie还是不太喜欢咬掉人头的场面,他迟早得教会Venom明白,杀戮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

然而Venom对他的想法一无所知,自从失去了读心术之后,他们更多的是靠默契行动,结果倒也不坏,他们大部分时候都能明白对方想要什么。只不过有一点Eddie有些怨言,每次惩恶扬善(饱餐一顿)之后,Venom总喜欢带着Eddie爬上最近的屋顶,他解释说自己喜欢旧金山的夜色,这让他更爱地球。

他们并肩坐在屋檐上,Venom大半个身体凝聚成形,悬在半空中。Eddie努力不往下看,夜风吹透了被汗水浸湿的兜帽衫,打击犯罪是个体力活。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大块巧克力,Venom马上很有默契的靠了过去,他们一边欣赏被千万盏灯点亮的城市,一边分食这种甜得发腻的食物,Eddie发现他的垃圾食品不耐症不治自愈了。

但是他的睡眠状况还是老样子,或者说更糟糕了。他开始梦见自己站在高塔之上,大地是浓稠的黑色。他呼唤Venom,无人响应,他好像又一次失去了他的共生体,梦的最后,他从塔顶跌落。

Eddie像脚下踩空一样猛地抖了一下,从床上惊醒。Venom马上探出头:“怎么了,Eddie?”

夜光时钟显示现在是凌晨三点十五分,Eddie坐在床上大口吸气,他花了一会功夫从黑暗中辨认出Venom微微反光的脑袋和乳白色的眼睛,安心感逐渐充盈。他想告诉Venom自己做了个噩梦,从高得让他眩晕的地方直直坠落,Venom没有接住他。

但他不想表现的像个患得患失的小孩子,于是他撒了个谎:“没什么,我突然落枕了。”

他能明显感到Venom怀疑的目光,尽管那勉强能称为脸的部分大多数时间几乎没什么区别,但他就是知道,这是共生体之间的奇妙之处。

第二天晚上,他们把一群毒贩像叠叠乐一样摞进后巷的垃圾箱,然后报了警。Venom破天荒第一次没有咬掉谁的头,Eddie有些欣慰——如果之后他没带着他爬上金门大桥就更好了。

“你知道这地方是自杀圣地吗。”Eddie强迫自己仰望夜空,紧紧抓住手边的钢索,“不过我不认为他们能爬到这么高。”

“你不觉得这里景色很好吗?”

“还……还行吧。”

“Eddie,你信任我吗?”

Eddie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什么?”

下一秒,黑色的流体汇聚到他胸前,然后凶猛地向前一扯。

一切发生的太快,Eddie的尖叫声被堵在嗓子眼儿里,鲜红的吊索从耳边飞速掠过,下坠的气流让他睁不开眼睛。

“Venom!该死的,你干什么?!”

无人回应。耳边是呼啸的风声,海水呈墨色,像他梦里那片荒芜的大地,恐惧再次攫住了他的心脏。

我要死了。他想。死于寄生虫。

终于,黑色的流体从胸前慢慢涌出,沿心脏的位置向外舒展,像一只黑色的手掌托起珍贵的宝物,Eddie沉入了这片温柔的海洋。下落的势头止住了,Venom低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脑海里:

有我在,你不会死。

他们合二为一,从穿梭的车流顶端飞速滑过,攀上悬索,消失在闪光的钢铁森林中。

后来,Eddie再也没有做过那个噩梦。

 


3.

吃早饭时,Eddie问Venom:“你会做梦吗?”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Venom吞掉大半盒炸薯球,反问道。

“没什么,只是好奇。”Eddie挠挠头,继续用叉子戳着自己盘子里的青豆。

他没告诉Venom自己在半夜惊醒,被一种不属于自己的恐慌感钉在了床上,他平躺着用力呼吸,像从一场噩梦中逃出来一样,汗水浸湿了枕头。但他知道那并不是他的噩梦,是通过某种奇妙联结传递给他的共感。

Venom审视着Eddie,他还没有学会该怎样解读人类的情绪,失去读心能力令他变得多疑。他伸出长长的舌头顺着Eddie的脸颊舔了一圈,想把那双蓝眼睛中的阴霾吃掉,他不喜欢看到Eddie露出这样的表情。

“我们和你们不一样,我们并不需要睡眠。”他开始解释道,“但是在你睡着之后,我会被迫进入一种类似睡眠的状态,所以,”Venom迅速解决掉自己的早餐,转而对着Eddie的盘子探头探脑,“理论上来说,我会经历形同做梦的过程。”

“那你也会做噩梦吗?”Eddie护着自己的盘子,继续追问道。

“原本不会的。遇见你之后会了。”Venom轻描淡写地说。

Eddie开始想象自己在Venom的“梦境”里是怎样的形象,难道是没收所有高热量食品,只给他吃蔬菜沙拉?

“你梦到了什么?”

“你的问题太多了。”

他不会告诉Eddie,在那个“梦境”里,Eddie被漫天的火焰吞噬,自己没来得及救他。

 

Annie和Dan将于两周后举行婚礼。

这个消息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在情绪中激起多少波澜,或者说,早就在意料之中。当时Eddie正和Venom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面前堆着巧克力和爆米花。桌上的手机屏幕亮起提示有新消息,Eddie按下暂停键去拿手机,他盯着那行讯息,认真读了每一个字母。Venom没有说话。

电视上的画面重新动起来,但是谁也没看进去。

失去Annie的那半年,对Eddie来说是此生不愿再回想的噩梦。天知道那段时间他是怎么走过来的,事业与爱情双双破碎,他挣扎着想从满地灰烬中重新站起来,却一次次被生活的残酷击倒。

Venom从肩上探出头,无声地陪伴着他。Eddie觉得这个场景蛮有趣的,两人坐在一起各怀心事,谁也没理会电视上在演些什么。Venom这会儿在想什么呢?这个让人难以琢磨脾气怪异的外星来客翻看过Eddie所有的记忆、知道关于他的每一件事,但即使这样,他依旧选择了这个地球“loser”做宿主。而正是这场跨越星河的相遇将Eddie从噩梦的泥潭中拯救了出来,给了他勇气与力量去做正确的事。或许这就是生活给予你暴击的意义:它让你遇上改变一生的转机。

Eddie转头看了看身边沉默的黑色家伙,又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已经暗了下去,就像他和Annie的故事已经落幕,舞台下散场熄灯,他们告别转身,各自迎接新的生活。Annie遇上了Dan,而Eddie遇上了Venom。

Eddie眨了眨眼睛,从沉思中回神,很庆幸Venom这会儿读不到他的想法,不然真的有点难为情,他刚刚可是在大脑里做了一个漫长的告白。

“明天我们得去买件正装,”Eddie伸手抓了一把爆米花,语气轻快地说,“我可不能穿成这样去参加婚礼。”

“知道了。”Venom头也没抬,“我也爱你,Eddie。”

“?!”Eddie被嘴里的爆米花噎住,咳嗽着弯下了腰。

Venom伸出触须轻轻地拍击他的后背:“我都听见了,没什么好难为情的。”

“什么?……你都……”Eddie咳得说不出完整的句子,电视上的女演员正演到动情处。

“恢复有一段时间了。”Venom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上一对热吻的恋人,一边解答着Eddie心中的疑惑,“我没说是因为觉得这样挺好玩的。”

Eddie在心中用力把这只寄生虫骂了几百遍,Venom听得烦了,干脆靠过来仿照电影里的样子给了Eddie一个混合着焦糖和可可香气的舌吻,黑色的流体缓慢而温柔地汇聚纠缠,又忽然散开,没入皮肤不见踪迹。

Eddie从这个猝不及防的吻中回神,电影已然接近尾声,恋人们长相厮守,世界光明亮丽,一切皆大欢喜。


-END-


评论(58)
热度(662)

© SoulNeb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