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来看我☆↓
|谜鹅||贾尼||白粉||毒埃| |Obikin||DW||HP||LOTR||小白领||冷门爱好者||
☆男神开花☆

【哥谭/Gotham】【谜鹅】 企鹅攻略计划(6~7完结)

1 

2~3

4~5


Summary:

剑拔弩张的晚餐,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Oswald:我。全。都。要。


结尾有彩蛋x2

 

6.

Edward家的三兄弟从出生到现在从未闹得如此僵过,他们已经一周不同对方讲话了,连最喜欢的谜语之夜也无限期暂停,这对谁来说都不太好受。

一周之前,Edward从夜店回来,又生气又难过,与两位哥哥大吵一架之后摊牌:三人都不约而同承认自己爱上了Oswald。

Edward觉得十分委屈,明明是他先来的,但是爱情中又哪有什么先来后到呢?

“既然这样,不妨把话说清楚,我不会放手的。”Riddler态度十分强硬。

“你本就不该插手!”Edward真的气极,怎么会有人脸皮这样厚!

“既然我们都不会放手,那不如公平竞争。”Nygma自作聪明地提议,却只令气氛更糟,这本就不是可以讲求公平的事啊。

Edward指责两人横刀夺爱,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把Oswald的事讲给他们听;而Riddler作为最年长的大哥,又是特别强势的类型,认定的人绝不会拱手让出;Nygma虽然讲道理得多,但是在感情上却意外地执着。

最终,谁也不肯妥协,于是兄弟三人开始了冷战。

但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周之后,三人都沉不住气了,好久没有人作陪猜谜解题可太难熬了,当然兄弟存在的意义不只在此,而是应该相互理解包容。

“听着,我们不能一直这样下去。”Nygma在Edward故意把他的脏盘子移出水池、Riddler今晚第三次“假装不小心”碰倒他的水杯之后忍无可忍地说,“我们得解决这个问题。”

“你们二人退出,问题就迎刃而解。”Edward居然学会了一点咄咄逼人的讲话技巧,他听起来甚至有点像Riddler。

“你知道这不可能。”而真正的Riddler则更加干脆强硬一些。

这确实不是一个可以通过协商解决的问题,好在Nygma擅长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他很快有了新的主意。

“我觉得我们应该征求一下当事人的意见,我是说,我们应该问问Oswald他更喜欢我们中的哪一个。”

Edward和Riddler对视了一下,不知该说这个主意愚蠢透顶还是绝妙至极,Oswald甚至不知道有三个人对他虎视眈眈,更别提他最心仪哪一个。但这毕竟是个好的开始,一周以来第一次,他们暂时放下了敌意,好好地坐在沙发上谈论这件事。最终,他们决定邀请Oswald到家中共进晚餐,顺便把这一团乱麻的感情纠纷解决掉。三人为各自的分工小小争执了一番,谁不想亲自邀请Oswald呢?但最终还是决定由Riddler担此重任,这当然不仅仅因为他拥有最好看的领带,他的个人魅力和自信的形象似乎更容易融入夜店的氛围,又不会让Oswald觉得反感。Edward则留守在家,负责准备一顿丰盛的晚宴——“这可以充分展示你傲人的厨艺,为Oswald留下好印象”Nygma这么说道,而他自己将利用自己的人脉和渠道搞几瓶好酒,设计一些暖场小游戏,这也是他最在行的。

第二天傍晚,计划照例进行,Edward按下唱机指针,随着悠扬的旋律享受着为喜欢的人制作美食的过程,只是担心和焦虑仍旧盘旋在他心头:如果Oswald不接受邀请怎么办?毕竟他们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去一个陌生人家里用餐似乎不符合这位心思缜密又多疑的黑帮小头目的性格,但是……最终他还是决定相信他诡计多端的哥哥,只是一顿晚餐而已,又能出什么岔子呢?

正思考着,Edward被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他疑惑是谁会在这个时间登门拜访?他在围裙上擦了一下手,走过去打开门,那之后的光景却让他大惊失色。

Riddler和Nygma一左一右抬着一个黑色的大口袋,气喘吁吁,两人在门打开的瞬间就向屋内冲来,Edward被撞到门侧的墙上,眼镜差点飞脱,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又在做违法的事!

他迅速锁好门,然后就看到Riddler把黑色口袋一把丢到床上,两人坐在床沿喘着粗气。

“有人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Oswald呢?”Edward看着两人歪在一边的领带和扯松的衬衫,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就在你面前。”Nygma扬起下巴指了指床上那个毫无动静的黑色物体。

“他拒绝了我的邀请,所以……”Riddler呼了一口气,重新整理好领带,“反正结果都差不多。”

“Oh dear,”Edward捂住胸口,看起来要昏过去了,“你们……你们都做了什么?”

“别担心Ed,没人跟踪我们。”Nygma安慰道,然后转头低声对Riddler耳语,“我告诉过你他绝对接受不了这个,可怜的Ed。”

“不,这不是重点!”Edward喊道,感觉自己正在崩溃的边缘。他靠着墙一点点挪动到床边,小声问:“他还活着吗?”

“当然,你以为我是什么,杀人狂吗?来帮我一把。”Riddler转身去解袋口的绳子,黑色的布料微微起伏,证明里面的人还在呼吸。

Edward不想费心去了解为什么Riddler的车里会有这种一看便是用来杀人抛尸的大口袋,眼下他要弄明白的其他问题已经太多了。

三人合力把口袋解开,只见Oswald脑袋上顶着一个乌青,双眼紧闭,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

“我把他敲晕了。”Riddler轻描淡写地说,“谁让他不肯配合。”

“等等,我们要不要把他捆起来?万一他一醒过来就要逃跑……”Nygma谨慎地提议。

“不!”Edward大声叫起来,再不插手不知道这两个可怕的家伙会对Oswald做出什么,“老天,他是客人你们还记得吗?”

被忘在脑后的计划终于再回正轨,三人将餐桌收拾妥当,便准备唤醒晕过去的企鹅先生。Nygma站在床侧举着一管镇定剂,Edward则局促地站在另一侧,手里的托盘上放着一杯水。Riddler清了清嗓子,俯下身拍了拍Oswald的脸:“天亮了,瞌睡虫先生。”

Oswald眉头紧皱,从昏迷中醒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三张一模一样的脸正盯着自己。

这大概是个噩梦。他这么想,又迅速闭上了眼睛,额角一跳一跳地疼。接着,他回忆起自己在夜店被袭,而胆大包天的入侵者正是——

他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退到床角抓起被子保护自己,尽可能离Nygma手里明晃晃的针管远一些。

“我认识你!不管你出于什么意图,我发誓我会……等等,怎么有三个你?”眼前的场景令Oswald平添困惑,他先前还以为是眩晕导致自己看到重复的影像,但视线清晰之后他才发现这不是幻觉。

“Hello Oswald。”三个“Edward”对他问好,Oswald头更疼了,他愈加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

 

7.

Oswald认为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就,除了他精明的头脑之外,更多的是他深谙能屈能伸的道理。就像现在,他明白自己势单力薄,反抗绝不是最优选择,他只能假意配合,再想法子逃脱。

于是他坐在特意铺了丝绒坐垫的椅子上,面对一桌精致美味的菜肴和刺得他眼睛生疼的香薰蜡烛,听三个陌生人表达对自己的爱意听了快一个小时,他的伤腿都要坐麻了。

现在他知道那些愚蠢古怪的小礼物都是哪里来的了,罪魁祸首正是面前的三个男人。他很快就分清了三个兄弟,但是说不出哪个更讨厌一些。

Oswald坐在桌前看着窗外暮色转暗,路边霓虹灯依次亮起,大街上车来人往,认为自己已经待的够久了。他暗中记下周边特征,打定主意明天就派手下把这三人杀了埋到城郊的荒地里去。

这么想着,一丝愉悦爬上嘴角,Oswald微笑着举起酒杯准备做总结发言:“朋友们,感谢你们今晚的款待,美味极了,向主厨致敬。”——Edward有些害羞地笑了起来——“不过我不得不告辞了,业务缠身,夜店的经营还需要……”

“等……等一下,你还没有尝过甜点。”Edward慌张地站起来,差点打翻自己的盘子。Riddler对这种冒冒失失的行为表示不齿,Nygma伸手扶住盘子,对Oswald露出抱歉的笑容。很快,一块精致的荔枝玫瑰覆盆子挞被端了上来,很显然,Edward没有准备其他人的份。

“我不想显得无礼,但是我真的得走了。”Oswald瞥了一眼那块浮夸的点心,并不打算品尝。他扶着椅背艰难地站了起来,发麻的右腿让他重心不稳。

“不行。”Riddler和Nygma同时隔着桌子按住了他的肩膀,Oswald重新跌回椅子上。

“很抱歉你还不能走,Mr. Penguin。”Edward推了一下镜框,显得有些紧张,“你必须……你得从我们中选一个。”

这下Oswald真的生气了,他本就不该卷入这个!最近哥谭并不太平,几大黑帮势力明枪暗箭,地下世界风波涌动,他要操心的事已经够多了,并没有精力帮三个疯子解决感情危机。

“听着,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毛病。”Oswald没心思再饰演一位彬彬有礼的客人,瞬间展露了凶狠残忍的本性,“我劝你们识趣一点,别再用幼稚的行为和这种哄小孩子的东西——”他双手猛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甜点上的巧克力装饰和几颗莓果滚落在桌面上,“占用我的时间。”

“当然,当然。”Riddler也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迫使Oswald不得不抬起头仰视他,“让你感到不快并不是我们的本意,毕竟我知道你一定会选我,只是他们无法面对这个事实罢了。”

“什么?!”剩下三个人几乎同时叫了起来,谁也无法忍受这番厚颜无耻的言论。

“无法面对事实的是你!”Nygma也站了起来,凶猛地踢翻了椅子,“我才是Oswald会选择的人,你只是个瞧不起任何人的自大狂而已。”

Riddler被自己亲兄弟的无端指责激怒了,语气也变得刻薄:“任何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喜欢你,你和你那些不切实际的古怪想法令人作呕。”

接着他转向Oswald,循循善诱:“Oswald,我了解地下世界的运作方式,相信我,我能助你一臂之力。”

“别听他的!”Nygma粗暴地打断,愤怒令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他只是想利用你,他从来没爱过任何人,除了他自己。”

“到此为止了,亲爱的弟弟。”Riddler决定结束这场无意义的闹剧,他从腰间拔出手枪,漆黑的枪口直指面前的人。

“我可不这么认为。”几乎就在同时,Nygma抽出一把匕首,冰冷的利刃尖端没入皮肤。

Riddler冷笑一声:“我承认我没有预想到事情会走到这一步,我……”

话未说完,随着两声钝响,两人一前一后倒在了地板上。在他们身后,正站着Edward,他双手举着煎锅微微发抖看着地上的两个人,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敲晕了两个哥哥。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Oswald看得目瞪口呆,纵使他混迹黑道多年,这样兄弟相残的场面也并不多见,他和Edward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说不出话来。

“很……很抱歉让你看到这一幕,Mr. Penguin。”Edward回过神来放下煎锅,跨过地板上两具一动不动的躯体,站到Oswald面前,“我发誓,我们没有任何敌意,这不是我的主意……”

“够了够了。”Oswald烦躁地挥了挥手,感到一阵疲惫,“我真得走了,你有车吗?”

Edward点了点头,眼镜在满是汗水的鼻梁上滑动。

“送我回去。今天的事我可以……不追究。”Oswald揉着太阳穴,他只想赶快摆脱这三个噩梦。今晚他只顾思考如何脱身,并没有真正吃下多少东西,经过这番折腾,胃里的饥饿感再也顶不住,他顺手拣起盘子里的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

“那是我自己做的,特意放了榛仁在里面。”Edward似乎一直在等待这个时刻,Oswald终于肯尝尝自己做的甜点。

Oswald回味了一下,似乎对巧克力的味道十分满意,他拿起叉子开始吃那块覆盆子挞:“味道不错,我或许应该扩充一下菜单。”

一句玩笑话却让Edward顿时兴致高涨,他欣喜地表示自己还做了很多,可以带到Oswald的夜店去当夜宵,两人顺便一起聊聊天。Oswald不置可否,他现在面对的是三兄弟中看起来最无害的一个,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于是他吃掉那块甜点,又指挥Edward打包了几盒蛋糕和饼干,便带着这个免费司机准备离开。

出门之前,Edward担忧地回头看了一眼地板上的两个哥哥,想了想还是留下了一张便条,以免两人清醒过来之后继续互相残杀,他一边写一边问道:“Mr. penguin,我……”

“叫我Oswald就好。”吃着点心,Oswald心情也变好了许多,甚至允许对方直呼自己名字。

“Oswald,”Edward有些不好意思地念着他的名字,“你还没有……没有做出选择。当然我并不想强迫什么,只是很想知道……”

“要我说的话,”Oswald举着一块饼干,思索了片刻,“你们不如都跟着我做事,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会需要你们这样的人才的。没记错的话你在GCPD工作是吧?”

Edward冲他腼腆地笑了一下点点头,在转身的瞬间笑容褪去,变成一丝狡猾阴险挂在嘴角,他在纸条上写下:

 

我送Oswald回夜店,今晚不回家。

顺带一提,他选了我,所以不要再试图杀死对方了。

——Edward

 


-END-

 


下面有两个彩蛋结局↓

 

黑暗版结局:


瘦高的男人拖着重物在森林中艰难前行。血流下来糊住了视线,他看不清楚前方的路,天色渐暗,他找不到自己挖的两个深坑了,只能一遍遍在林子里打转。他在一小块空地前停了下来,好让自己能喘口气,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周围偶尔响起一声古怪的鸟鸣。他举起手迎着月光,看到那双手上沾满了深红色的血——他两个兄弟的血。

接着,他听到一阵响动,不是来自林子里,是来自他面前不远处一间小屋,他先前并没有注意它在哪里。他马上警觉起来,向前跨了一步挡住地上的尸体。

小屋的门被撞开,一个黑影跌跌撞撞冲了出来,他认出了那熟悉的走路姿势。

“Mr. Penguin?”

“Help me,please。”Oswald乞求道,他的白衬衫被血浸透了,手里提着一根防身用的木棒,接着,他认出了眼前的人。

“是你?”

是那个几个星期之前强行把自己绑架回家的怪人,Oswald依稀记得晚餐进行到一半,三人大打出手,而自己趁机逃走了,在那之后他也没费心去打听三兄弟的消息。他不知道自己面前站着的是哪一个,他看起来和自己一样糟糕,浑身是血,气喘吁吁。然后,他注意到了地上的两具尸体。

“你是……你是谁?”Oswald颤抖着发问,他发现面前的人有一股不同以往的危险气息。

“我是谁……我是谁?”瘦高的男人突然大笑起来,脸上的血迹让他显得狰狞可怕。他转身从地上的血泊中拾起一副眼镜戴上,破碎的镜片反射着诡异的光。

“Hello,Oswald. ”他向前走着,血顺着指尖滴落在草地上,他抬起那根手指推了一下镜框,“I am Edward Nygma,I am the Riddler. ”

 


荒诞版结局:


Oswald被重新按回椅子上,他的坏脾气已经到了临界值,陪面前这个怪胎玩过家家的游戏实在超出了他的忍耐极限,如果不是一醒来就被打了镇定药物,让他现在仍旧手脚发软,他恐怕早用餐刀把对面的人杀了。

“很抱歉你还不能走,Mr. Penguin。”Edward紧张兮兮地调整着自己的眼镜,“你必须……你得从我们中选一个。”

Oswald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他真的受够了。

“听着,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毛病,但是请停止这种……”

“只要选一个人,Mr. Penguin,你就可以走了。”Edward俯身凑近,微笑着催促他。

“这儿根本就只有你一个人!”Oswald终于忍不住喊叫了起来,“你疯了吗!”

Edward不笑了,看上去既震惊又迷茫:“抱歉,你……你说什么?”

“看看你周围,这里只有你自己!”

时钟滴答的声音一下一下敲击着可怕的沉默,炉灶上的炖锅滋滋作响,Edward低着头,肩膀颤抖着,紧紧握住桌角的指节泛起了白色。周围有呼呼的风声,Riddler和Nygma张着嘴巴说话,Edward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整个房间在坍缩,灯光扭曲成色块飞速略过,那些彩色的碎片汇聚成洪流涌入他的身体里,他在浪潮中摇晃着。

终于,一切重归寂静,时钟的指针一下下敲击在心跳上。

Edward Nygma,“The Riddler”,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对Oswald扯动嘴角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

“那么,Oswald,你觉得我怎么样?”

 

-这次是真的END-

评论(16)
热度(47)

© SoulNeb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