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来看我☆↓
|谜鹅||贾尼||白粉||毒埃| |Obikin||DW||HP||LOTR||小白领||冷门爱好者||
☆男神开花☆

ooc同人大赛——敢死队

基友的题如下:

对没看过这片子的我来说简直灾难……于是继续放飞,占tag致歉……

++++++

荒野修车铺

在伊斯坦布尔的乡下,有间不起眼的修车铺,当地人并不清楚这间铺子什么时候开在这里的,只知道经营铺子的两个男人似乎有点来头,他们的生意算不上红火,但是也不坏,主要为过路的旅客修修抛锚的车子,换个零件什么的,有传言说他们也会接点私活,为附近的飙车党改装他们的车子。

这间修车铺子只有一个破旧的木门,门后挂着脏兮兮的门帘,狭窄的小屋里充斥着金属和机油的味道,昏暗的灯光下,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在低着头对付一个坏掉的发动机,他旁边站着一个肌肉结实的大块头,正默默地给他递扳手。

“给我两个C型螺帽,不,Barney,不是这个,我手指着的那个!”戴鸭舌帽的男人一边冲旁边的人吼着,一边伸手指着地板上一个杂乱的工具箱。

Barney翻了个白眼:“抱歉Christmas,这些玩意儿我到现在还是分不清。”说着丢掉扳手蹲下身去翻螺帽,不想扳手正砸在对方的脚上。Christmas发出一声惨叫,扯断了手里的电线,发动机发出嘭地一声,可怕地冒起了黑烟。他抱着脚向后跳了几步,被蹲在地上的Barney绊倒,一屁股坐在了他身上。

发动机上开始迸出火花,接着蹿起了火苗,两人相互拉扯着从地上站起来,惊恐地对望了一眼,Christmas迅速脱掉衬衫盖住冒火的发动机,Barney也抓起一块抹布上去扑火,两人挥舞着手臂,很快烟雾就散布得到处都是,他们不得不相互抱怨着退出屋外,接着,发动机发出一阵可怕的噼啪声,爆炸了。

Christmas无奈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摘下帽子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干得漂亮,Barney,你刚刚把咱们的房子炸上天了。”

“是你把那玩意儿搞短路了,”Barney反唇相讥,“别每次都抱怨我,这就是为什么你总是掉头发。”

Christmas气呼呼地回身给了他一拳——Barney纹丝不动——一边把帽子重新戴好。房子被炸了,眼下他们得尽快找个地方过夜。然而在伊斯坦布尔的乡下,你很难找到超过二星的旅店,于是他们徒步走向最近的加油站,打算在汽车旅馆里对付一晚。

“什么?你说只剩一间屋子了?还是单人房?”Christmas把前台的桌子拍的啪啪响,“我们两个大男人,你让我们挤一张床?”

接待员嚼着口香糖,抬起眼皮瞥了他俩一眼:“别装了,你们这样的我见多了,一个月十好几对我跟你说,”接着把钥匙拍在桌子上,“202,就这一间,爱住不住。”

Barney抬手就拿走了钥匙,大步流星地上了二楼,Christmas赶紧跟上去:“等等我们还没跟他讲价!”

房间比他们预想的还要小,一张床几乎填满房间,两人站在门口,Barney突然转头冲Christmas露出一个坏笑,然后抢先一步跳上了床。

“不!——”Christmas又一次发出了惨叫。

最终,两个人还是挤在了一张床上,Christmas想这大概是他最后的骄傲放纵。

伊斯坦布尔的夜晚似乎有些燥热,风扇嘎吱嘎吱地吹着风,他们谁也没睡着,都保持着僵硬的姿势背对着对方,任何轻微的动作都会被紧挨着的另一个躯体感知到。这感觉太他妈诡异了!既然睡不着我们来聊聊天吧,Christmas想,一边开口道:“别担心,我已经联系保险公司了,明天一早叫个车进城。”

Barney哼了一声,Christmas猜那意思大概是“好”。他艰难地翻了个身仰面躺着,小心地不让自己掉下去,Barney也翻过身来,两人在黑暗中盯了一会儿天花板,终于睡着了。

一阵敲门声把Christmas吵醒了,由于保持一个姿势高度紧张地睡了一夜,他几乎肌肉僵直,等他推醒Barney,伸展开胳膊腿下床去开门时,敲门声已经很不耐烦了。

门外是个黑发女人,Christmas想起自己似乎叫了车,就问道:“大妹子,你是来接我们的吗?”

黑发女人打量了一下他,目光在胡乱套上的衬衫和光着的脚丫上停留了一会儿:“你们叫什么?”

Christmas指了指自己:“布达,”然后又指了指一脸没睡醒的Barney,“佩斯。”

黑发女人显然不买账,她刷地一下亮出证件:“我是扫黄打非办的,”她扫视了一圈房间,眯起了眼睛,“你们在干什么?”

Christmas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单人床边慢吞吞穿裤子的Barney,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皱巴巴的衬衫,他觉得这下大概说不清了。

+End+

评论(3)
热度(7)

© SoulNeb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