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来看我☆↓
|谜鹅||贾尼||白粉||毒埃| |Obikin||DW||HP||LOTR||小白领||冷门爱好者||
☆男神开花☆

【哥谭/Gotham】【谜鹅】企鹅与狼该如何相处(电影龙虾半AU)Part4

part1 part2 part3 part5


7.

第二天,哥谭市迎来难得的好天气,一大早,阳光就迫不及待地照进阿卡姆病院五楼角落里的房间,试图把睡在床上的人唤醒。Edward翻了个身躲避刺眼的亮光,却冷不丁差点撞上Oswald毛茸茸的脑袋。这一下令他顿时睡意全无,他忘记自己床上还睡着另外一个人了!

Oswald蜷缩成一小团睡在被子下面,身体随着均匀的呼吸起伏着,阳光给他蓬乱的黑发染上一层金雾,也令他的神色柔和安详了许多。Edward从未见过面前的人露出这样毫无防备的神情,平静、满足却又脆弱,他禁不住想Oswald经历了什么才会采用这样没有安全感的睡姿?自己只要一伸胳膊就能把这只小鸟整个搂进怀里,然后低头亲吻他的额头和颤抖的睫毛……

Oswald发出一声迷糊的低吟,把Edward从清晨的幻想中拉回了现实,他意识到自己刚刚在想什么之后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后猛地一躲,仿佛想从引诱他的神秘力量中抽回自己一样,结果忘记这张床的尺寸经不起他这么挪腾,一翻身连人带被子从床边掉了下去。

Edward仰面躺在地上,脑袋在床脚狠狠磕了一下,顿时满眼都是金色的星星。他揉着脑袋从地板上坐起来,伸手摸到自己的眼镜戴上,脑袋还一跳一跳地疼着,他也顾不上这些,急忙去看床上的人有没有被自己吵醒。

一抬头,就发现Oswald正从床上怒气冲冲地瞪着他——任谁大早上睡的正香突然被扯掉被子都不会开心吧。

“你疯了吗?!”睡眠不足和起床气令Oswald活像一只暴怒的帝企鹅幼崽,全身的羽毛都炸了起来,“看看才几点,闹钟都还没响呢!”

Edward抱着那团被子不知如何解释,总不能说自己看对方睡着的样子看得入了神掉下床吧。他支吾着站起来想爬回床上,手中的被子就立刻被Oswald一把拽了回去。但是经过这么一折腾,他们谁也睡不着了,两人干脆就这么裹着被子倚在床头。Oswald平复了一下自己的起床气,开始闭目养神。

Edward在旁边突然开口道:“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Oswald眼都懒得睁开:“没有,我也不在乎。”

“我杀了我的女朋友。”说完Edward神经质地笑了起来。Oswald这才抬起头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女朋友”三个字令他的心跳诡异地变了节奏。

“说出来可能有点怪,”Edward盯着天花板,表情如同在回忆一场梦,“她是我的一生挚爱,可是现在想起来我并不觉得悲伤。”

Oswald翻了翻眼珠,他感到一阵没来由的暴躁,于是不耐烦地打断:“Sir, please.我不想听你的感情故事。”

“不,你没明白,”Edward转过头,眼神中夹杂着几分狂热,“她的死改变了我,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我变得……更加强大,就像破茧而出的蝴蝶。”

“哈?”Oswald听的一头雾水,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情感是错误之父。头脑中的化学反应会使我们分心,令我们止步不前,”Edward继续说道,低沉的声音如同梦呓,Oswald甚至分不清他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和自己说话,“像你我这种人,还是不要爱上什么人的好。”

说完这句话,Edward便不再出声。Oswald也不知道怎么接话,两人沉默着坐在晨光中,各自想着心事。直到闹钟的电子音响起之前,他们都没再说一句话。

***

吃早餐的时候,Oswald突然提起来:“跟我说说你的女朋友呗。”

“?”Edward抬起头,不明所以,“为什么?”

“就想听听。”Oswald心不在焉地用勺子戳着土豆泥,Edward注意到盘子里的食物并没有怎么动。

“她死了。”Edward冷冰冰地说,“就这样。”

“你不想她吗?”

“我很感激她,她让我变得完整。”

“嗯……那就是想了。”Oswald扔下勺子,在胸前交叉起胳膊靠回椅背上,“我吃饱了。”

Edward从眼镜后面观察着他:“你几乎没吃什么东西。”

“我不饿。”Oswald移开视线,“你不介意的话,我先失陪了。”说着站起来就要走。

“等等。”Edward隔着桌子一伸手拽住他的胳膊,“你不会在跟一个死人吃醋吧。”

Oswald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表情也变得扭曲起来,惊愕、羞耻、恼怒,通通汇聚在他苍白的脸上。他用力甩掉Edward的手,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别太高看你自己了,Mr. Nygma,别忘了我们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还是别让你自己入戏太深的好!”

说完,他转身快步离开了。Edward看着他摇摇晃晃的背影,伸在半空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8.

直到午饭过后,Edward都没有再看到Oswald,他也没费心去找,眼下的状况令他们都始料未及,暂时的分开独处对彼此都有好处。之后,临近晚饭时分,Edward又一次被几个守卫带走了。

他被带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前,门上贴着“Hugo·Strange 阿卡姆首席精神病专家”的字样,Edward推开门走了进去。

Hugo Strange是整个阿卡姆病院的管理者,他是个带着圆眼镜留着小胡子的光头男人,当他用他那双小眼睛盯着你时,似乎能看透你的灵魂。

“Mr. Nygma,请坐。”他慢悠悠地和Edward打招呼,倒了一杯茶递给他,“我是Hugo Strange,这里的主治医师,你可以叫我Hugo。“

“我知道你是谁。”Edward面无表情地说。

Hugo并没有因为Edward不友好的语气而生气,他在办公桌后坐了下来,观察着Edward:”我想你一定在疑惑自己为什么被带到这里来吧。”

“不,完全没有。”

“噢?”Hugo扬起了眉毛,“说说看。”

“你想知道我和Oswald相处的如何,尤其是我们今天一天都没有在一起,你怀疑我们之间是不是出了问题。”Edward干脆利落地把自己的推断一口气说了出来。完美,他想,你难不住我。

“没错,你很聪明。”Hugo满意地点点头,“事实上,Edward——噢我可以这么叫你吗?——我对你和Oswald的组合很感兴趣。毕竟这对社会来说是个不错的进步,证明即使像你们这样的人——没有冒犯的意思——也是可以学会爱与被爱的。”

Hugo阴阳怪气的语调令Edward感到恶心,他只想快点结束这次谈话:“我们的感情很好,只是有点小摩擦而已,不是大问题,用不着兴师动众。”

“并没有,这是我的工作,关注你们的感情状态是我的责任。”Hugo笑了起来,“相信我,Edward,我知道一对合适的情侣是什么样子。”

“那么在你看来我们是合适的情侣吗?”Edward抬起头,他开始明白这场谈话的意义了。

“你自己认为呢?”

“我认为,”Edward勾起嘴角,他决定陪对方继续这个游戏,“我们是最完美的一对。”

Hugo似乎已经料到对方的会这么回答,他不紧不慢地端起茶杯呷了一口,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Edward,你相信命运吗?”

Edward不确定这是否是个陷阱问题,他决定保持沉默。

“我是相信的。”Hugo接着说道,“所以我也相信是命运让你们走到一起的,而不是……”他放下茶杯,在杯子上方交叉起手指,微微向前倾了倾身体,“……你和Mr. Cobblepot的小花招。”

啊哈,终于说到点子上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我和Oswald是真心的。”Edward抬手扶了扶眼镜,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Hugo盯着对面的人看了一会儿,仿佛在计算他的话里有多少是真实的成分:“那真是太好了。要知道,成功配对的情侣们一起同住的这段时间非常关键,他们往往会发现彼此的许多问题,大多数人都在这段时间分开了。所以,能否度过这个时期最终重返社会,对你们来说非常重要,”Hugo换了个放松的姿势向后靠在椅背上,“而在阿卡姆还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Edward警觉起来,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掩饰自己的紧张:“总有人得做个榜样不是吗。”

看到Edward情绪的变化,Hugo似乎很满意,他从桌子后面站起来走到Edward身边,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对真心相爱的人来说,一切都不是阻碍。祝你们好运。”他看了看手表,示意Edward可以走了,他们的谈话时间到此结束。

***

Edward刚一离开,Ms. Peabody就走了进来:“你认为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不尽然。”Hugo边给自己续了杯茶边说道,“他很明显在隐瞒什么。他和Mr. Cobblepot的小把戏几乎骗过了所有人,除了我。毕竟,我是最了解他们这一类人的。”他端着新泡的茶转身看着高大的护士长,脸上带着怜悯,“可怜又可悲,缺乏爱又不懂得给予爱,渴求温暖又吝于牺牲,他们的灵魂已经无法得到救赎。”

“那么,还需要再帮你安排和penguin的谈话吗?”

“不需要了,”Hugo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我从Mr. Nygma那里听到的已经足够了。只不过,不管是不是真的,他们都不能在一起。令他们重返社会是十分危险的,而留在这里,他们会是很好的实验对象。”说着他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Peabody,准备好转化手术室,是时候让Mr. Penguin变回他真正的样子了。”


--TBC--


抱歉这篇本来没打算写这么长,不小心写了这么多_(:з」∠)_ 我会尽快更完的,鞠躬

评论(5)
热度(62)

© SoulNeb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