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来看我☆↓
|谜鹅||贾尼||白粉||毒埃| |Obikin||DW||HP||LOTR||小白领||冷门爱好者||
☆男神开花☆

【哥谭/Gotham】【谜鹅】企鹅与狼该如何相处(电影龙虾半AU)Part5【完结】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9.

一离开Hugo的办公室,Edward就小跑了起来,他希望自己刚刚没有露出什么马脚。心脏还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着,他也顾不上停下来喘口气,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必须马上找到Oswald。

但是Oswald既不在房间里,也没有去庭院散步。Edward又跑到娱乐室,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屋子里坐满了人,他随手抓住一个四处游荡、眼神空洞的男人急切地问:“你有没有看到Oswald?”

那人慢慢把目光对焦在他脸上,木讷地问:“谁是Oswald?”

“Penguin。”一个看起来十分焦虑的女人一边揪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凑过来抢着说:“是penguin。他刚刚被抓走了,他要变成了企鹅了!”

“企鹅要被变成企鹅了!”周围的疯子们突然哄笑起来,娱乐室变得乱糟糟的,到处都是乱叫乱跳的人,Edward在人群中不知所措,只感到心里一沉,他有十分不好的预感:“是谁抓走了他?”

“他们。”有人颤抖着用手指指向门口,是几个负责看守的治疗师,他们注意到屋子里的混乱,正走进来维持秩序。

“哦老天。”Edward脸上的表情凝固住了,虽然他也设想过如果自己的计划失败了会怎样,无非就是被关个禁闭,然后重新变成单身者。但是他万万没想到Hugo会用这种打破规矩的方式拆散他们:他要强行把Oswald转化成动物!

此时正值晚饭时间,前往餐厅的人渐渐汇聚在走廊上,Edward冲出娱乐室,低着头快速穿梭在人群中,他的脑袋里充斥着嘈杂的嗡嗡声,额头的血管一跳一跳地疼着。他拐进走廊的转角,靠在墙上大口喘着气。

“想想,好好想想!”Edward咬着牙,取下眼镜按压着眼角,慌乱令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你不是很聪明吗,倒是想个办法!”

“这都是你的错。”Riddler站在Edward对面,走廊的拐角恰到好处地切割了灯光,令他的上半身隐藏在阴影里。

这是Edward第一次为Riddler的出现感到高兴,他抬起头来,求助地看向另一个自己:“我该怎么办?”

“看看你,像一条落水的狗。”Riddler鄙夷地说。Edward现在看起来确实不太好,恐慌和焦虑令他面色惨白,额头冷汗直冒。“听着,我们得去变形室把那只小鸟救出来。”

“你有计划了吗?”

“当然。”Riddler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如同降临到光明中的神灵,“计划就是,把一切交给我。”

 

茫然失措的表情从Edward脸上消失了,他慢慢挺直身子,强大的自信在他脸上显现,那双栗色的眼睛里仿佛腾起了一团火。他微笑着重新把眼镜戴好,转身混入了人群中。

***

Oswald无力的挣扎和踢打并不能阻止他被几个治疗师拖进变形转化室中。他们把他提起来粗暴地按在束缚椅上,带着金属扣的皮带勒得他手腕生疼,Oswald试图跟他们解释:“这一定是搞错了!我不是单身!”而那些穿着白色无菌服、带着口罩的人并不理会他,他们如同机器一般重复着机械的步骤,直到最后一根带子扣紧,Oswald已经被牢牢固定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他徒劳地叫喊着,却得不到任何回应,周围的一切都是冰冷的。先前听到过关于变形转化过程的传闻,则演变成脑海中一幕幕恐怖的画面:彻底清洗之后已经变软的皮肤会被剥去,然后用激光或者手术刀摘除心脏,眼球,以及其它重要器官……

转化室的门再次打开,Hugo Strange走了进来,Oswald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再度挣扎起来:“Professor Strange!谢天谢地,请给这几位先生解释一下他们抓错人了!”

“Mr. Cobblepot,他们没有抓错人,是我授意的。”Hugo微笑着看着Oswald脸上的笑容僵住,继而转化为惊恐,“你和Mr. Nygma的小小表演可以结束了。”

Oswald紧张地咽了口唾沫,仍旧不死心地说:“抱歉,您一定是误会了什么,我和Ed……”

“Oswald,Oswald,”Hugo闭上眼睛遗憾地摇摇头,“你们这套说辞我已经听的够多了。”他使了个眼色,Peabody从一旁走上前,把一根木棒横塞在了Oswald嘴里,令他的后半句话变成了含混不清地呜咽。

“你和Mr. Nygma都很聪明,可惜还不够聪明。”Hugo走到束缚椅旁,低头看着Oswald噙满泪水的眼睛,“看在你们差点骗过我的份上,我就额外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吧:事实上,在阿卡姆,单身者会被转化成动物这种事,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Professor,”Peabody出声提醒,“我们不该对病人谈论这些。”

“It's ok, Ms.Peabody.”Hugo挥了挥手,制止了她,“很快Mr. Cobblepot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在Oswald的眼中看到了震惊和困惑,这让他有一种戏弄猎物的快意,“被带到这里的人只会进行一种手术:切除额叶。然后他们会被转移到隔离区,成为我重要的实验对象。你应该感到荣幸,对你们这种人来说这也算是对社会做出贡献。当然,我们会对外宣称他们按照程序已经被转化成了动物,就像我们为你准备好的一样。”

一个巨大的水箱被推了进来,Oswald转动眼珠,只勉强能看到水箱中有一道模糊的黑白影子,那应该是一只活的企鹅。

见一切准备就绪,Hugo满意地点点头示意治疗师们可以开始了。

“别担心,即使真的变成动物你也还是可以和Mr. Nygma相处愉快的,”他与Peabody一同退出手术室,走出门之前还不忘对椅子上已经说不出话来的Oswald补充道,“——如果企鹅和狼可以和平共处的话。”

 

10.

Edward屏住呼吸躲在阴影里,看着Hugo和Peabody从电梯里走出来,身后的铁栅门合上,整面墙又恢复了原样。

是这里了。每个被带走的人最终都会消失在这条走廊尽头,这堵墙的背后是通向地狱的大门。

关于变形转化室,在病人之间也有不少传闻,大多数人只知道那个可怕的地方位于地下室,但是没人知道入口在哪里。Edward耐心地等待脚步声远去,才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去查看那面墙。只轻轻敲了几下,钥匙孔就露了出来。

“Lucky 。”Edward小声地说,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发夹——他刚刚趁乱从一个女人的头发上扯下来的,尽管她吓了一跳并尖叫了起来,但是走廊上人太多,她辨不清是谁干的,而Edward早就走远了。

他掰开发夹小心地捅进钥匙孔里拨弄了两下,咔哒一声,门开了,电梯被启动,铰链发出一阵嘎啦嘎啦的声音,Edward走进电梯,目前为止一切还算顺利,不过现在高兴还太早,救援行动才刚刚开始。

地下室的灯光比楼上要昏暗许多,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这倒给Edward省了不少麻烦,很快他就找到了转化手术室,这个邪恶的地方门前亮着一盏红色的灯,代表着手术正在进行中。

Edward停下来思考了几秒钟,然后他注意到了一旁的墙上嵌着的紧急报警装置,玻璃罩下的红色按钮仿佛揭秘谜底的惊叹号。

他用袖子包住自己的手,毫不犹豫地向外层的玻璃罩砸了下去,顿时警铃大作,整栋楼里响彻着尖锐的警报声,走廊上闪动着让人心慌的红光。手术室的门被猛地推开了,几个治疗师慌张地跑了出来准备去“避难”,混乱中谁也没有注意躲在角落里的人。

Edward赶在门关闭之前及时赶了过去,一闪身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个巨大的水箱和一个散落着器械的医用推车。Edward看着那个水箱,心跳仿佛停止了,他慢慢走过去,耳边的警报声消失了,周围的空间也消失了,只剩下他面对着那个水箱,和里面游动的企鹅。

“Oh no no no……”他颤抖着把手掌贴在厚重的玻璃上,冰冷的触感令他意识到自己还是晚了一步,一切都完了,Oswald因为自己的过错,被永远的困在了水里。愧疚和悔恨攫住了他的心脏,他忍不住哭了出来。

“对不起,Oswald,对不起,”Edward痛苦地闭上眼睛,把额头抵在水箱上,仿佛这样能把自己的歉疚传递出去,“都是我的错……我来晚了,我做什么都晚一步,我甚至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对你的感觉……”

靠着水箱抽泣了一会,空气中除了警报声,Edward突然注意到另一个声音,像有人在不断地发出沉闷的呜呜声。他马上警觉起来,沿着声音的方向寻了过去,在水箱后面有一处低矮的台阶,他发现了一张束缚椅,和正在拼命挣扎试图引起他注意的Oswald。

Edward心中一阵狂喜,他几步冲了过去,取掉Oswald嘴里的那根木棒,Oswald大口喘息着,刚来得及喊了一声Edward的名字,就被对方紧紧抱住了。

“太好了,你没事,我还以为你已经……”

“我知道,Ed,我刚才都听到了。”

“你都……听到了?”Edward松开Oswald,看起来有点儿尴尬。

“对,没错,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快帮我解开。”Oswald扭动了一下身体示意自己还被绑着呢。

这时警报声突然停止了,Edward意识到假警报已经被识破,用不了多久Hugo就会发现是他在捣鬼。他用最快的速度把固定在Oswald身上的皮带全部解开,帮他从椅子上下来,一边焦急地说:“虽然我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是,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

从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乘电梯的话他们会被堵个正着,Edward环视四周,寻找着其他的出路。Oswald突然抓住他的胳膊拽着他向水箱后面走去:“警报响之前他们正在谈论什么‘隔离区’,好像就在那道门后面,那里也许有办法出去。”

他们跌跌撞撞地冲向那道门,推开门的瞬间愣在了原地。

门后仿佛是另一个世界,长长的走廊两侧是一个个舱室,每一间都摆放着充满液体的巨型玻璃罐,罐子里漂浮着的东西,令两人毛骨悚然。

“这不会是……”Edward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他看着离他最近的一个玻璃罐里分不清是人还是怪物的东西,一阵作呕。

“没错,是你想的那样。不过等我们从这儿出去我再跟你解释行吗。”Oswald本来走在前面,现在不得不停下催促对方,“劳驾,你能不能快点走。我腿不方便都走的比你快,这地方太令人不舒服了,我一秒都不想多待。”

他们来到走廊尽头,然后被另一道新的大门拦住了去路。

“门被封死了。”Oswald用力推了推门,“你不是能开锁吗?”

“你在开玩笑吗?”Edward反驳道,“这是电子锁。”

他们围着那扇门转了几圈,最终放弃了,这条路行不通。Edward抬头环视天花板,突然有了主意。

“如果说有哪里不会上锁,也不会被轻易发现,那一定是,”他指了指头顶呼呼作响的通风口,“那儿。”

***

当他们最终从位于天台的通风管道尽头爬出来,呼吸到新鲜空气时,劫后余生的喜悦让两人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Edward倚着通风管,眼镜歪歪斜斜地挂在脸上,头发也乱糟糟的,Oswald身上的衣服刮破了几个口子,经历了这场惊心动魄的逃亡,终于能稍作休息了。

“我真想就这么躺在这儿一直到天亮,”Edward说,“我之前怎么没注意到这里的夜景这么漂亮。”

“你知道我们不能多待的吧?”Oswald提醒道,“不过我赞成原地休息。”

他们在天台上无声地坐了一会,冷风拂过皮肤的畅快感,令他们再次体会到自由的来之不易。

“Ed,”Oswald打破了沉默,“刚刚在地下室,你想说什么来着?”

Edward盯着远处城市中跳跃的灯光,终于下定决心,是时候告诉Oswald:这一切早已经不是逢场作戏那么简单了,那些难以抑制的情感,都是真实的。

“我可以挑起战争,我可以给你力量,我诞生于一瞥之间,却没什么能挽留我。我是什么?”

Oswald在看到Edward脸上的真挚和恳切的一瞬间就已经知晓谜底,只是他没有足够的勇气说出口。

“我记得你说过,像我们这种人,最好不要爱上谁……”

这是Oswald今天第二次没能把话说完,只是这次堵住他的嘴的是Edward的吻。

或许他们谁也不肯承认自己曾无数次想象过对方的吻,一旦这些幻想成为现实,就再也无法抗拒,他们拥抱在一起,对彼此的渴望在瞬间爆发。

Edward早把眼镜丢在一边,低头亲吻着眼前的小个子男人。他像自己曾经想过的那样用胳膊把Oswald圈在怀里,此刻他只属于他。

Oswald笨拙地回应着Edward的索取,同时努力地试图给予对方更多,他抬起手环住Edward的脖子,手指穿过他脑后蓬乱的黑发。

急促的呼吸和唇边溢出的呜咽交织在夜风中,直到耗尽最后一丝氧气,Edward才恋恋不舍地放开Oswald,而对方早已在这个吻中意乱神迷,眼中泛起了水光。

“Oswald,”Edward带着笑意温柔地说,“我不想扫兴,但是,我们得继续逃命了。”



尾声:

第二天一早,哥谭警局迎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真见鬼了。”Harvey看清楚来人之后扔下手里的煎蛋卷冲了过去,周围已经有几个警员把他俩围住了。

Edward和Oswald高举双手站在一群警察中间,看起来神色从容,见到Harvey,Oswald更是热情地打招呼:“早上好,detective,我们想和Jim谈谈。”

“谈什么谈,你们两个不是应该在阿卡姆吗!”Harvey叉着腰,皱着眉看着他们,“你俩看起来就像从沼泽里爬出来又去泥地里滚了一遭似的。”

“这个嘛,说来话长。”Oswald瘪了瘪嘴,“昨晚我们过得可真够呛。”

“哦,那真不幸,我们这儿可不提供免费淋浴。”Harvey说完就示意几个警员把他们铐起来。

“等等!我可以解释!”Oswald叫起来,看起来快哭了,“我有个消息相信你们会感兴趣的!”

“Harvey,发生什么事了?”Jim Gordon走进警局大厅,手里还拎着自己的早餐,“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

“Jim,old friend,”Oswald看到救星一样迎了上去,“你无法相信我们经历了什么,如果你愿意坐下来听听的话我将不胜感激。”

第二天傍晚,哥谭警局的一众警员们就开赴阿卡姆病院,将现任院长兼首席治疗师Hugo Strange逮捕了。接受采访时Jim Gordon透露,阿卡姆病院一直在借着转化单身者的幌子,暗地里切除这些可怜人的额叶,令他们变成行尸走肉,最终沦为人体试验的牺牲品。而被问及如何侦破这起案件的,Gordon只是闪烁其词,称有内部人员告密。

“内部人员,嗯?你怎么没告诉他们那两个家伙把所有事儿都抖出来了?”见采访结束,Harvey凑过来调侃他的搭档。

“得了吧,你指望我把咱们的交易公之于众吗?”Gordon苦笑道,他想起昨天在审讯室,Oswald和Edward用这个情报换取了免罪的权利,当然,对哥谭警局来说这个情报价值连城,但是要放两个罪犯大摇大摆地回到街上Gordon还是有些犹豫。

“就算我免去你们的罪名,但是作为单身者你们还是会被送到其他地方……”

“Jim,Jim,”Oswald摇着头笑道,“My friend,你还是没搞清楚状况,我们不再是单身了。”说完他和Edward放在桌面上的手握在了一起,顺便两人甜蜜地对视了一眼。

Gordon瞪大了眼睛,Harvey更是惊得下巴都要掉了:“Holy mother of saints, 你们俩?!”

“是的,detective Bullock,”Edward推了下眼镜,露出他们熟悉的有些害羞的笑容,“我们的确在一起了。这个社会将再也不能束缚我们。”

Oswald用充满爱意和骄傲的眼神看着身边的Edward,然后转头对两位警探说:“感谢你们的合作,现在我们要走了,噢对了,”他转了转眼珠,露出一个恶作剧的笑容补充道,“我们也许会考虑给你们送婚礼邀请函的。”


--END--


终于写完啦~撒花!祝大家六一快乐~

评论(10)
热度(77)

© SoulNeb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