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来看我☆↓
|谜鹅||贾尼||白粉||毒埃| |Obikin||DW||HP||LOTR||小白领||冷门爱好者||
☆男神开花☆

【哥谭/Gotham】【谜鹅】雨夜(Part1)


*甜的小短篇,背景设定在谜鹅同居时期,后续进展可能和原作有出入请注意。

 *他们不属于我,但是ooc和bug都是我的。我爱他们。

---------------------------


1.

Oswald总是一次次梦见一个雨夜,一场暴雨侵袭了夜色中的哥谭市,雨水冲刷着巨大的玻璃窗,水滴染上霓虹灯五颜六色的光,变成流淌的颜料,在玻璃上涂出不规则的形状,像一副光怪陆离的抽象画。

在位于顶楼的这间屋子里,Oswald正被Edward按在床上,他的手腕反绑在床头,睡衣的扣子敞开着,露出一小片苍白的皮肤。由于挣扎和恐惧,被汗珠浸湿的刘海贴着额头,使他看起来像刚刚从雨夜里走出来的一样。窗外闪烁的灯光映在他眼中,像湖水中的倒影。

Edward低头亲吻他的嘴唇,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呜咽,两个人剧烈的心跳重合在一起,和急促的喘息声交汇在在潮湿的空气中。Edward没有戴眼镜,没有镜片的遮挡,Oswald能清楚地从那双深栗色瞳孔中看到他自己惊恐的脸,他想尖叫想咒骂,却只是发出了几个滑稽的音节。Edward低头在他侧颈印上轻吻,用充满情欲的声音低喃道:“Oswald,I want you……”

 

“不——”Oswald惊叫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由于用力过猛,他有点头晕眼花,但是刚刚梦里的一幕却像牢牢印在视网膜上一般清晰无比。他看了一眼窗外,天光正亮,丝毫没有下雨的迹象。时钟显示刚过中午,房间里只有他自己,他这才想起来,Edward已经去上班了,而他又睡过了头。

Oswald看着照进屋子的明晃晃的阳光,感觉松了一口气,他爬下床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压压惊。猛灌了几口冰水之后,Oswald感觉脑袋清醒了许多。他住在Edward家里已经两周多了,而最近他开始频繁梦见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这令他很是不解,自己又不是青春期刚发育的小男孩,为什么会屡屡做起春梦,而且对象还是Edward——那个肯在他最无助和走投无路的时候帮助他给他容身之处的男人。这不应当!如果Edward知道了会怎么想,他八成会认为自己收留了一个精虫上脑的疯子。想到这里,梦中的情景又浮现出来,挥之不去,Oswald感到自己再次脸红心跳,于是他干脆把剩下半杯冰水全浇在了自己头上。

 

***

 

在哥谭警局二楼某个角落里的办公桌前,Edward正埋头整理着文件,手边的电话响起,他看了一眼屏幕,是自己家的号码。不必想也知道是谁打来的,Edward皱起眉,很快地看了一下四周,见没人注意他,才站起来鬼鬼祟祟地躲去无人的洗手间接听。

“你怎么这么久才接?”听筒里传来Oswald不耐烦的声音。

“有点忙。怎么了?”Edward用手捂着话筒低声说。

“我今晚想吃烤意大利面,你下班顺路买些芝士。”Edward听见话筒对面传来叮叮咣咣的响声,是Oswald在翻冰箱。

“行吧,没别的事我挂了,你别总是打电话给我,别人会起疑心的。”在对方不满的嘟囔声中,Edward挂断了电话。自从有一次Lee问他是不是在和家里人打电话之后,他就变得十分警觉,接电话都会小心注意四周。倒不是他抱怨,实在是Oswald打电话的频率太高了,还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Edward猜想这位前黑帮大佬怕不是习惯了对别人呼来喝去的日子,生活不能自理。可谁叫他把人捡了回来呢,虽然对方偶尔有些让人无法忍受的小脾气,但总的来说,他们还是很合得来的,Oswald是唯一一个知道他的真面目而不会把他当精神病杀人狂的人,他们甚至已经成为了朋友——Edward有些高兴地想——毕竟他们是如此相似。

耳边突然响起一声嗤笑,Edward猛地转头,看到镜子里的Riddler正对着自己发笑,他一瞬间觉得自己刚才那些念头愚蠢至极。

“走开!”Edward低吼道,他用手粗暴地揉着太阳穴,试图驱散可恶的幻象。

“有人等自己回家的感觉不错吧?”Riddler调笑道,“Ed,我想吃这个,Ed,帮我买那个,你是他的佣人吗?”

“闭嘴,这不管你事,朋友之间帮点忙算不了什么。”

“可怜的Ed,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罢了。”Riddler故作同情,脸上却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你早就没法只把他当朋友了不是吗,他对你来说不一样。但是,你确定他喜欢男人吗?”

“你怎么敢!”Edward气恼地喊了出来,马上又放低声音,“不许你这么说他!我需要一个人指引我,而Oswald恰好合适,仅此而已。”

“Ed,Ed,为什么你就不肯承认呢?”Riddler摇了摇头,判定另一个自己已经无药可救,“我无处不在,我如影随形,我懂你所想的,说你不敢说的,我是谁?”

Edward抓住洗手台,身体无力地摇晃了一下:“你……你就是我。”

Riddler消失了。Edward抬头看着镜子里不知所措的自己,咬了咬牙,下定决心不让Riddler的一番话影响自己和Oswald的关系。

即使——虽然他不愿承认——Riddler可能是对的。

--TBC--

评论(9)
热度(69)

© SoulNeb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