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来看我☆↓
|谜鹅||贾尼||白粉||毒埃| |Obikin||DW||HP||LOTR||小白领||冷门爱好者||
☆男神开花☆

【哥谭/Gotham】【谜鹅】亲爱的幻觉

*这大概是一个“狗谜作死结果被企鹅大佬教做人”的故事。

*他们不属于我,但是ooc和bug都是我的。我爱他们。

 

1.

Edward 熟练地取出一颗白色的胶囊,塞进嘴里嚼碎,这似乎已经成了他的习惯。那个塑料小盒子一直被他放在贴身的口袋里,就仿佛带着Oswald到处走一样。

 

药效猛烈且刺激地冲击着他的大脑,他闭上眼睛呼出一口气,再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他期待的那个人。

Oswald湿哒哒地站在壁炉边,身上的水滴落在地毯上,形成一片深色的水渍。

Edward 看着死去挚友的幻象,这种亲切熟悉的陪伴感多少让他紧张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早上好,Oswald。介意靠边站一下吗,你把水滴在沙发上了。”即便知道是自己的幻觉,但是不断低落的水仍旧让Edward 感到不舒服,“另外,今晚的目标是个化学系教授。说实话,我对他还有点信心……”

“恕我直言,”Oswald撇了撇嘴,打断了他,“你的目标越来越没有品位了。”

被自己的幻觉打断,Edward 有些恼怒:“他可不是什么无名小卒,他们都是都是我精心挑选的目标,代表着各界的权威,他们……都具有取代你的潜力!”

“Ed,Ed,”Oswald摇了摇头,故作惋惜地说,“你本可以成为一个了不起的罪犯。可惜,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

“没有你我照样可以成为出色的罪犯,”Edward 沉下脸来,“我根本。不需要你。”

“别骗你自己了,”Oswald走上前,仰起头毫不客气地说,“你是在白费力气。”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Edward 对着空气大吼道,幻觉消失了,他面对空荡荡的客厅,攥紧了拳头。

***

Edward 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嗑药,过量的神经性药物导致了严重的失眠,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觉了。深夜,在整个城市都陷入沉睡之后,他会一边和Oswald聊天,一边制定犯罪计划。每当这时候他总会惊异于自己记忆中的Oswald是如此鲜活,眼前的幻象完美还原了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也只有这时候他才能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想念这位挚友。而等到天色亮起,他又要在所有人面前演好那个悲痛的幕僚长形象。生活仿佛割裂成了几块,唯有Oswald的幻象出现时,他才能感觉到与过去联结起来的真实感。

因此,Oswald出现的次数也越来越多,甚至开始不需要药物的辅助,他会随时出现在意料不到的地方,Edward 把这归咎于嗑药过量,但他也乐于多些机会和Oswald见面,他几乎要以为他最好的朋友还活着了。

所以当他第一次亲吻自己的幻觉时,那种过于真实的触感并没有让他太惊讶。

起初只是和Oswald的惯例争吵,Edward 盯着对方不停开合的嘴巴,实际上什么都没听进去,周围的一切渐渐变成了白噪音,令他耳膜鼓胀,混乱的大脑闪过一阵不知名的冲动,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Oswald已经被自己推倒在了沙发上。

他近乎凶狠地啃咬着那两片嘴唇,或许因为从那里说出的话大多不怎么中听,他为这个吻添加了些许报复的味道。Oswald挣扎了几下,身上的水沾的到处都是,Edward并未在意,只顾品尝着幻觉中陌生又美妙的味道。

这个粗暴的吻并没有持续多久,Oswald最终用力推开了他。Edward 被推坐在一边,他的睡袍扯开了,胸腔剧烈地起伏着。Oswald则咳嗽了起来,看上去几乎晕倒,脸色也因为缺氧而更加苍白。

“我不知道幻觉还需要呼吸。”Edward 有些好笑地看着因为自己的粗暴行径几乎陷进沙发里的小个子男人,对方看起来比自己料想的还要愤怒和震惊。这感觉真奇妙,自己居然这么清晰地记得Oswald生气的样子,他会紧紧地抿着嘴唇,抬高下巴,肩膀颤抖,像只炸毛的动物。

“你疯了吗?你干什么?!”Oswald尖声吼道,他湖绿色的眼睛里除了震惊,还闪烁着其它的情绪。

Edward 大笑起来,他的确是疯了,从杀死Oswald的那一刻起,他的一部分就死去了,而那个巨大的空洞,逐渐被疯狂填满。

他靠在沙发上,笑得更厉害了,眼泪从眼角涌了出来,视线逐渐模糊。等他终于停下来,Oswald已经不见了,地毯上留下一串湿漉漉的脚印。

Edward 盯着那串脚印出了一会儿神,然后,几天来第一次,感到了睡意。

***

第二天早上,Edward 是被照进客厅的阳光叫醒的,他眯起眼睛盯着天花板,感觉自己仿佛睡了一个世纪。

一道黑影突然出现,挡住了刺眼的光。Edward抬起眼睛,发现是Oswald。

“我还在做梦吗?”他低声问道,昨晚的药效应该早就过了才是,如果不是在做梦,那就是Oswald又擅自出现了。

“当然不是,蠢货。”Oswald俯身冲着他的脸把“蠢货”二字喊得特别大声,“起床了!”

Edward有些不情愿地坐起来,揉着太阳穴,重新戴好眼镜,突然发现今天的Oswald不太一样。

“你换衣服了?”他皱着眉头盯着那套崭新的西装,那上面一滴水都没有,看起来整洁优雅。

“所以你不用再担心我会弄脏沙发了。”Oswald说着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扬了扬手里的报纸,“抓紧时间,瞌睡虫先生,你快被哥谭遗忘了。”

Edward摇晃着站起来,去给自己倒了杯水,Oswald在他身后把报纸抖得哗啦哗啦响。

“很抱歉昨晚的事。”Edward端着杯子坐回沙发,冰凉的水让他逐渐清醒。

“噢得了吧。”Oswald讥讽道,“没人会对幻觉感到抱歉。而且,你明明很享受。”

Edward笑了起来,一口气把杯子里的水喝完。Oswald说的没错,他的确很享受。

 

2.

如果人可以与幻觉“谈恋爱”的话,Edward想,那他一定是第一个。

继那一吻之后,他与幻想中的Oswald越发亲密起来。从前,他们最亲近的动作不过只是个拥抱,而现在,在每个夜晚,他可以亲吻Oswald的额头,唇角,在他发出细微呻吟的时候啃咬他的喉结,在他苍白的侧颈上留下齿痕。

尽管Edward并不想承认,但是,在Oswald死去的几周之后,他终于可以褪下所有隐忍和伪装,将一切欲望暴露在Oswald——他全部幻想的核心——面前。

 

“你知道最讽刺的是什么吗,Ed?”Oswald从Edward怀里仰起脸问道,他的眼睛里映着壁炉的火光,Edward看着他,感觉他无比真实,“在我死后,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

Edward的手指顺着Oswald的脸颊一路向下滑,停留在他胸前凸出的肋骨上,“Oswald,或许你是对的,这几周如果没有你,我也不会这么快找到新的方向。”

Oswald不易察觉地翻了个白眼:“得了吧,就你的那些小打小闹。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承认,没有我你已经迷失了。”

Edward侧头看着他,神情肃穆,一言不发。

“Ed,承认你需要我,你爱我。”

Edward仍旧不说话,他把头靠向Oswald的颈窝,让自己陷入了沉睡。

***

Edward摩挲着手里那个小小的药盒,数不清自己为了和Oswald见面,已经吃掉了多少颗这样的药丸。这种虚幻的爱情让他矛盾不已,现在的状况与他最初的计划背道而驰,他越是想摆脱Oswald的影响,就陷得越深。他几乎失控,那个幻象马上要占据上风了,自己无数次地想说爱他,想念他,一旦说出口,他就彻底输了。

Edward握紧了药盒放回口袋,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做点什么,趁一切还没有太晚。

“是时候告别了。”

*** 

码头的风正像那天一样强烈,带着潮湿的腥气。Edward眺望着河面,Oswald站在他身边,看得出来不怎么自在。Edward不禁觉得强迫他回到自己被杀的地方,多少有些残忍。

“我希望你知道,Oswald,我们的关系对我来说……意味着很多。”Edward转头看着陪伴了他几周的幻象,终于说了出来,“I cared about you,and I miss you。”

Oswald摇晃了一下,似乎被风吹的站立不稳:“所以,你总算肯承认了吗?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你终于能面对你的感情了吗?”

Edward咬了咬嘴唇,他厌倦了一次次逃避这个问题:“为什么你都死了,还揪着这事不放?这根本不是重点……”

“这就是重点!”Oswald突然吼道,冲到他面前,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

“我都死了,你还不肯说出来吗?!”

“是的!我爱你,Oswald!可那又怎么样呢?”Edward后退了两步,他的幻觉似乎脱离了控制,这让他害怕,“那就能算你赢了我吗?”

 

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Oswald的表情渐渐缓和了下来,他露出一种Edward 从未见过的笑容,像凯旋的皇帝,俯视他失败的敌人。然后,带着那种毛骨悚然的笑,他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是的。”

“可是你没有!”Edward 咆哮道,“我杀了你,是你输了!”

他快步走到码头边缘,单膝跪地,从口袋里掏出药盒,因为愤怒和紧张,他的手指抖得厉害。

“Goodbye, Oswald。”他大声说,然后将那盒药丸尽数倒进了水中。

 

3.

看着仅剩的那几颗药丸沉入深绿色的水底消失不见,Edward长出了一口气,几周以来第一次,感到如释重负。

他终于在和自己的搏斗中赢了一回。

 

他满怀信心地转过头,却发现那幻象仍在。

 

“你……怎么回事?这不可能,你不应该还在的!”Edward慌张地站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Oswald仍旧站在那里,带着胜利的微笑看着他,像阴魂不散的鬼魅。

 

“老天,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期待这一刻,多么期待看到你的反应。”Oswald挥了挥手,他的几个手下从码头的各个角落里钻了出来,其中一个把那企鹅头手杖递给了他,“你的表情果然没让我失望。”

Edward如同被钉在了地上,无法动弹,只能看着Oswald走到他面前,手杖敲击地面发出熟悉的哒哒声。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小声默念,“你只是我的幻觉,这不是真的。”

“醒醒吧,”Oswald明亮的绿眼睛闪着狂喜的光芒,“根本就没有什么幻觉。”

Edward倒吸了一口气,几乎晕倒。

接着Oswald又像想起什么一样,耸了耸肩补充道:“噢,或许最开始是有的,在我‘死后’的前几天。”

Edward的大脑逐渐从一片空白中恢复过来,过去几周的零散片段不断涌现,他大张着嘴巴,发不出声音。

“你知道,我是很难被杀死的,毕竟我已经在这里死过两回了。”Oswald走向码头边缘,低头看着脚下深色的河水,“我的几个忠心部下及时救起了我——这恐怕让你惊讶吧,我还是有一些忠诚的追随者的。而你无意识的手下留情,让我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于是我又回来了,在你杀死我的第五天。”

第五天。Edward清晰地记得那天晚上,幻象第一次没有凭借药物出现。

“还记得你怎么用我父亲的幻象对付我的吗?你是如此了解我,Ed,可是你忘记了,我也同样了解你。”Oswald满意地看着Edward由于震惊和恐惧一言不发,他接着说道,“发现你那点小秘密并不难,而由于药物作用,你几乎很难分清幻觉与现实。只是,后来我把你的致幻药替换成了普通的药丸,可你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那些药。Edward捏紧了手里的塑料小盒,他早该察觉的,吃下那些药时的感觉完全不同,而他竟以为是自己已经习惯药物的刺激!

“啊,后来我还加了一些安眠药进去。你可以整夜不睡,我可不行。”

安眠药。从他亲吻了Oswald那晚开始,他不再失眠。

 

“为什么。”Edward低着头,声音疲惫而嘶哑。

 “Revenge。”Oswald用力地说出这个词,眼睛里燃烧着怒火,“我要像你摧毁我的帝国那样,摧毁你的一切。我要摧毁你的信念,击溃你一直相信和渴求的东西。我要让你明白,你依旧是那个战战兢兢、在角落里唯唯诺诺的失败者,我要让你从心底承认……”

他重新走回Edward面前,从河面上吹来的风更加强劲了。

“……There is no Ed Nygma without the Penguin!”

 

这句话伴随着一声沉闷的枪响,混杂着风声,传入Edward的耳朵。他低下头,看着鲜红色的血在他绿色的西装前襟上蔓延开来,顺着下摆滴落。他捂住肚子,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看着Oswald,后者手里正握着一把手枪,脸上写满了复仇的快感。

Edward的视线开始失焦,喉咙里泛起血腥味,他摇晃了几下,狰狞地笑了起来:“Oswald,我不得不说……作为罪犯,你的确……无人能及。”

说完,Edward重重地倒了下去。Oswald垂眼看着脚下了无生气的躯体,抿紧的嘴唇动了动,最后,露出了一个胜利者的笑容。他收起枪,转身走向已经等在码头边的轿车,不忘叮嘱守在一旁的手下:

“把他带回去,别让他死了。”


 -----------End------------


这篇其实我没有想好是tbc还是直接end。感觉在这里结束也蛮好的,但是后续的话也多少有点想法~因为拿不定主意,想听听大家的建议,鞠躬!


 -----------------------

看到大家都建议继续虐谜hhhhh那么争取码个后续,不过这篇就end啦,后续会另起一篇~

评论(13)
热度(110)

© SoulNeb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