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来看我☆↓
|谜鹅||贾尼||白粉||毒埃| |Obikin||DW||HP||LOTR||小白领||冷门爱好者||
☆男神开花☆

【哥谭/Gotham】【谜鹅】推理小说与金枪鱼三明治(Part2)

Part1

——

早在来到哥谭之前,Edward就已经对这座海滨城市的坏天气有所耳闻。所以能在抵达这里的当天下午就得到一个短暂的晴天,他感到十分幸运。现在,他正和自己的新朋友一起漫步在陌生的街道上,雨后的空气清爽怡人,看来这座城市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

“再过一条街就是我说的那家餐馆了,先生……呃,Ed。”在Edward的坚持下,Oswald不再用那套拘谨的敬语,而是改口直呼姓名,虽然他还有些不太习惯,但这确实让他们的对话变得轻松随意了许多。

“希望你不介意陪我散步,Oswald。每当我置身于一个全新的环境里时,就会迫不及待地想到处看一看。”Edward说,“我想这是解谜爱好者的通病。”

“不不,完全不介意。”Oswald笑道,眼神明亮而欢快,“我很高兴能出来走走,你知道,我不常有这样的机会。”

“当然,琐事缠身。不过现在你可以把它们都抛在脑后。”Edward把眼镜推上鼻梁,冲Oswald故作神秘地笑了笑。

他们并肩走过最后一条街,便来到了巴蒙特餐馆。作为哥谭市数一数二的意大利风味餐馆,巴蒙特名声在外,黑松露面和红酒烩牛肉远近闻名,而且,这里还有全哥谭最正宗的皮埃蒙特酱。

在头盘和主菜都被一扫而空之后,Edward已经在心里给这间餐馆打了大大的好评。果然让Oswald做选择是正确的,这位范达尔家的小少爷对食物的品味还是值得肯定的。

“今晚的菜还合你口味吗?”在甜点端上来时,Oswald隔着圆形小桌问,“我按照自己的喜好选的,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棒极了,”Edward注意到对方不安地搅在一起的手指之后,马上回报以热情的微笑,“我没想到能在哥谭吃到这么棒的意大利菜,你一定经常光顾这里吧?”

“以前是的。”Oswald眼神忽然黯淡下来,“是我父亲还在世的时候,我们经常来这里吃饭聊天,就坐在临街的那张桌子前,消磨两三个小时。那是一段快乐的时光,直到……可怕的恶疾夺走了他。”

Edward意识到自己问了个糟糕的问题时已经晚了,Oswald垂下头,陷入了回忆中,哥谭的阴云开始在那双绿眼睛里汇聚,仿佛又在酝酿一场大雨。

“我很抱歉,”Edward说,盯着Oswald头顶竖起来的一撮头发,“你父亲一定非常爱你。”

“是的。”Oswald点点头,那撮头发跟着晃了晃,“我母亲也是,他们都无条件地爱着我,我想我是幸运的。”

“……但是他们都不在了。多么不幸。”Edward的声音突然变得古怪而冰冷。

Oswald抬起头,脸上仍旧带着回忆的痕迹:“抱歉……你说什么?”

“我是说,你的父母无条件地爱你,但是他们都死了。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认为,”Edward把手肘支在桌面上,用近乎冷酷的语调说,“这世上不再有人爱你了。”

Oswald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手指紧紧抓住桌布的一角:“你……你怎么能……”

Edward盯着面前因为愤怒而微微发抖、但良好的教养又把这怒气控制得刚刚好的男人,感到一阵失望。不应是这样的,他想,你应该站起来,因为没控制好力道而撞翻椅子,厉声斥责这无礼的言辞,宣泄怒气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留下一个悲愤的背影。而不是坐在这里,脸色泛白,嘴唇颤抖,仍在等待一个合理的解释。

善良不应是软弱,谦逊不等于自卑。

“你的父母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会怎么想?”Edward加快了语速,更加咄咄逼人,“在本该属于你的房子里被人当佣人使唤,对所有人低头,除了回忆一无所有。你父亲的遗嘱里都没有提到你吗……”

“够了!”Oswald终于无法忍受,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银质的刀叉跳起来,碰得瓷盘子叮当响,“先生,你没有资格评论我的家庭,请不要再说了!”

这才像话。

“抱歉,我失陪一下。”Edward迅速起身,离开了桌子。

他几乎是逃开一般冲进洗手间,站在洗手台前做了几个深呼吸,他看着镜子,镜子也回望着他。

“你太心急了,”镜子说,“只会适得其反。”

“你说得对,”Edward取下眼镜,镜子里的人也同样没有了眼镜的遮挡,“我有点失控了,还不到时候。”

“这一次,你将写出一个完美的故事。”

“这一次,我将写出一个完美的故事。”Edward重复道。

所以,等待是值得的。

 

走出洗手间,Edward远远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那张桌子,如果Oswald已经撇下他离开,那么他一点都不会感到惊讶。

Oswald仍坐在那里,转着手里的酒杯,眼神无聚焦地投射在某个方向上。

这时,餐馆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两个男人,为首的那个摘下帽子,抚平乱糟糟的头发,径直走向前台亮了一下警徽,要求找餐馆经理谈话。跟在他身后的另一位警探则有着一双机警的蓝眼睛。

Edward再熟悉不过的蓝眼睛。

“Jim Gordon?”Edward惊讶不已,他没有料到这么快就和“老朋友”碰面了。他快速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想不被发现回到自己的座位是不可能的,而且就在他犹豫的功夫,Jim已经发现了他。

既然如此,不妨先发制人。Edward定了定神,朝两位警探走了过去。

“Jim,老朋友,好久不见。”Edward的声音听起来热情的过了头,周围几桌人马上投去好奇的目光。

Jim的眉头马上皱了起来,他朝同伴点点头,也走了过去。

“Nygma!你在这干什么?”他语气不善地问道,“让我猜猜,又在给你的新书‘取材’吗?”

“Bingo!”Edward比出OK的手势,夸张地像个舞台剧演员,“还是那么聪明,Jim,和你聊天总是那么愉快。”

“我可不怎么享受这个。”Jim冷冷地说,“你十句话里没有半句是真的。”

“这话可真让人伤心,Jim,”Edward收起笑容,友好的寒暄该结束了,“你不会还认为我和那几起案子有关系吧?”

“我是不相信你的那套说辞的,Nygma,你或许能用花言巧语使自己开脱,可你骗不了我。”

Edward看着这个一直对自己穷追不舍的警探,心想如果他们不是对手的话,或许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Jim,你的熟人?”先前那位警探结束了问话,也走了过来。他是一个有些不修边幅的微胖警察,不同于Jim的认真机敏,他看上去略有点懒散和心不在焉,不过,这样的人物通常经验十足,最不好对付。

Edward对这位警探点头致意,Jim仍旧不甘心地盯着他,一边介绍道:“是啊,Harvey,来认识下Edward Nygma,推理小说家。我们……认识挺久了。”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Jim的表情有些不自在。

或许是读出了两人之间的火药味,Harvey拍了拍Jim的肩膀说:“走吧伙计,咱们还有活儿要干呢,回头再找机会和你的老朋友叙旧。”

“好吧。”Jim不想再给自己的搭档添麻烦,便转身要走,却又迅速折回来逼近Edward,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早晚会抓到你的把柄,你不可能永远逍遥法外。”

“后会有期。”Edward眯起眼睛,看着两位警探离开了餐馆,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街上的人群中,才收回视线,嘴角翘起一丝狡猾的笑意。

想玩游戏吗,Jimbo?那就如你所愿。

 

“先生,您的账单。”服务生似乎瞅准了时机,适时地把账单递了过来,Edward低头看了一眼,猛然想起:糟糕,他完全把那只小鸟晾在一边了!


-TBC-

评论(16)
热度(39)

© SoulNebula | Powered by LOFTER